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佛系玩家的日常》佛系养老 同人志 佛系玩家的日常BI

更新时间:2019-12-16 18:04:23

《佛系玩家的日常》佛系养老 同人志 佛系玩家的日常BI 连载中

《佛系玩家的日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公子坙 分类:二次元 主角:马特,莱娜

新书《佛系玩家的日常》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公子坙,主角马特,莱娜,是一本二次元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兰恩带领众人走入城中,破碎不堪的铺路石板在马蹄之下“嘎扎“作响。在岚的眼里,整座城市都已经被毁,而且正如柏林所说,荒无人烟,连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恩带领众人走入城中,破碎不堪的铺路石板在马蹄之下“嘎扎“作响。在岚的眼里,整座城市都已经被毁,而且正如柏林所说,荒无人烟,连鸽子都没有。地上的石板之间、墙壁的缝隙里,尽是枯老的杂草。多数建筑的屋顶已经坍塌,倒下的墙壁把砖头四散在街上。高塔齐腰折断,留下突兀的尖齿。还有,那一座座斜坡上长着几棵歪扭树木的凹凸不平的小石山,很可能是某座宫殿或者整个街区倒塌后留下的废墟。

然而,仍旧屹立的一切已经足够让岚屏息赞叹。拜尔隆最大的房屋放在这里随便一个地方,都能轻而易举地被它旁边建筑的影子覆盖。不论他往哪个方向看,都能看到浅色大理石砌成的圆顶宫殿。这里似乎每一座建筑都有至少一个圆屋顶,有一些甚至有四、五个,而且每个的形状都不一样。一条条长达一百多步、两边伴着石柱的走道通往冲天的高塔。每一个十字路口都有一座铜制喷泉,或者一个顶着雪花石膏尖顶的纪念碑,或者一个带着基座的雕像。虽然喷泉已然干枯,尖顶已然折断,雕像已然破碎,仍足够令他啧啧称奇。

我还以为拜尔隆算一座城市!见鬼,索姆一定躲在袖子后笑了个半死。茉莱娜和兰恩一定也是的。

眼前的一切使他目不暇接,以至于兰恩忽然在一座雪白的石砌建筑前停下时,他被吓了一跳。这座屋子至少是拜尔隆牡鹿与雄狮的两倍大,很难分辨它在这座城市繁盛时的用途,或许也是一座旅店吧。二楼以上只剩下架子,透过空空的窗洞可以看到午后的天空,至于窗户本身,玻璃跟木头都早就没有了。不过地面这一层看起来还算完好。

茉莱娜双手仍然扶着前鞍,把这座屋子仔细打量了一阵才点点头:“这里可以。“兰恩跳下马,伸手扶着艾塞达依的手臂带她下马。“把马匹牵进来,“他命令道,“在屋后找个房间当马厩。动手呀,你们这些乡下小子,这儿可不是你们村里的草地。“他扶着艾塞达依走进屋里。

奈娜依连忙爬下马,手里提着她的药草袋跟着他们。伊文娜紧随其后。她们的马也被留在原地。

“把马匹牵进来,“索姆不服气地学着兰恩的话,吹吹胡子,慢腾腾地从马背上爬下来,握拳敲打僵硬的背部,然后长叹一声拿起阿蒂尓的缰绳,“怎么?“他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岚和他的两个朋友。

他们赶忙下马,拉起其他马匹的缰绳。屋子的大门现在只剩门框了,宽阔得足够让两匹马同时通过。

里面是一个巨大的房间,跟这座建筑本身一样宽,地面铺了瓷砖,落满灰尘。整个房间空荡荡,只有墙壁上挂了一些破烂幔帐,已经褪成暗棕色,看起来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化为灰烬。兰恩在最靠近屋门的一个角落里用自己和茉莱娜的斗篷垫了一个地方,扶她坐下。奈娜依和伊文娜跪坐在艾塞达依身边。伊文娜帮忙张开药草袋口,奈娜依一边低声抱怨着地上太脏,一边在袋里翻找东西。

“我可能比不上她厉害,我承认,“岚牵着贝拉和云跟在索姆身后走进来时,奈娜依正在对守护者说:“但是我会帮助任何需要我的人,不管我是否喜欢这个人。““我无意责怪你,贤者。我只不过是说,小心用药。“她拿眼角瞄了他一眼:“事实是,她需要我的药草,你也是。“她的语气起初只是少许尖酸,越说越辛辣起来,“事实是,就算有什么唯一之力,她也只有这么点能耐,而且已经快耗尽力气了。事实是,你的剑法现在也帮不了她,七塔之王,而我的药草却可以。“茉莱娜伸手按住兰恩的手臂:“放松点,兰恩。她没有恶意。她只是不知道而已。“守护者嘲弄地冷哼一声。

奈娜依停下翻找袋子,皱起眉头看着他。但当她说话时,却是对着茉莱娜:“我不知道的事情可真多。这次又是什么?““其一,“茉莱娜回答,“我真正需要的只是小息一会儿。其二,我同意你的意见,你的医术和知识比我想像中的有用。现在,如果你有一些能帮助我好好地睡上一个小时,醒了以后不会头昏眼花的——““一杯热茶,加少许狐尾草、马里心、还有——“后面的对话岚听不见了,因为他跟着索姆走进了屋后的另一个房间。这里跟前面那个房间一样,大而空,地面厚厚的一层尘土显示他们之前没有任何人、甚至鸟兽来过。

岚给贝拉和云卸鞍,索姆照料阿蒂尓和他的阉马,珀林负责曼达和他自己的坐骑。只有马特例外,他刚走到房间中央就丢下手里的缰绳,往另一端的两个门跑去。

“是巷子,“他从第一个门外缩回头来宣布道。其实大家从房间里也可以看得到那是巷子。第二个门看起来仅仅是墙上的一个黑矩形,马特慢慢地走进去,转眼就快步退出来,用力拍掉头上粘的蜘蛛网。“里面没东西。“他一边说一边又看了看那个巷子。

“你不打算给你的马卸鞍吗?“珀林问道,他已经安置好自己的马,正在把曼达的马鞍卸下。那匹眼神凶恶的牡马虽然瞪着珀林,却奇怪地很顺从,让他拿走马鞍。“没人会帮你做哦。“马特最后看了巷子一眼,叹叹气走向自己的坐骑。

岚把贝拉的马鞍放到地上后,发现马特的表情很阴郁,眼神遥看着千里之外,机械地做着卸鞍的动作。

“你没事吧,马特?“岚看着马特从马背上提起马鞍,站着,拿着它发楞,便问道,“马特?马特!“马特被吓了一跳,几乎丢掉手里的马鞍:“什么?噢,我我只是在想事。““想事?“珀林反问,一边把曼达的马笼头换成辔头,“你根本是在梦游么。“马特显得愁眉苦脸:“我只是在想在山坡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喊的那些话“包括岚在内,每个人都转头看着他,他不安地挪着脚步,“啊,你们也听到茉莱娜说的了。就好像是某个死人在用我的口说话一样。我讨厌这样。“珀林吃吃笑了,马特的眉却锁得更深。

“她说那是艾伊门的战斗口号,对吧?也许你是艾伊门的转世。以前你总是抱怨艾蒙村的生活怎么怎么沉闷,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这种事,这种某位君王或者英雄的转生的事。““不要说这些话!“索姆倒吸一口气,大家都把视线转向他,“这种话很危险,而且很蠢。死者确实可以重生,或者占据一具活人的身体,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他再深吸一口气来平静自己,继续说道:“她说的是古老的血统,不是死者。我听说过这种事,它确实发生过的。我只是听说过,却从没有想过真的会这是你的根,孩子,是一条连接你、你的父亲、你的祖父、直到曼瑟兰的先辈、甚至更古老的祖辈的血脉。你现在知道你的家族有多么古老了,你应该放松地接受它,并为此高兴。多数人仅仅知道自己有个父亲。“有些人甚至连这一点都不能确定,岚苦涩地想,也许贤者说的是对的,光明啊,我希望她说的是对的。

马特点头答应吟游诗人:“我想,我应该这样。只是你觉得这跟我们现在遭遇的这些事有关系吗?那些半兽人和所有的事?我是说啊,我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我认为你应该忘记这个问题,专心思考怎样活着逃脱。“索姆从斗篷里变出他的长烟斗,“我还认为,我得去吸口烟了。“他朝他们挥了挥烟斗,往前面的房间走去。

“我们是三个人同舟共济的,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岚告诉马特。

马特使劲甩甩头振作起来,大笑一声:“对呀。好了,说到同舟共济,我们已经安置好马匹了,不如一起去参观参观吧。游览一座真正的城市,而且没有拥挤的人群跟咱们推推搡搡,没有狂妄自大的家伙。离天黑还有大约一、两个小时呢。““你该不是把半兽人也忘了吧?“珀林说道。

马特带着嘲弄摇着头:“兰恩说过,它们不会到这里来的,记得吗?你得认真听别人说话。““我当然记得,“珀林回答,“而且我也有认真听。这座城市——阿理侯?——曾经是曼瑟兰的盟友。看?我有听的。““阿理侯在半兽人战争期间必定是一座最了不起的城市,“岚支持道,“连半兽人都不敢进来。茉莱娜说过曼瑟兰是——她怎么说的?——是暗黑魔神的肉中刺,但是那些怪物却不怕闯进双河。“珀林举起双手:“拜托,不要提起夜之牧者行不行?““你们怎么说?“马特笑道,“走吧。““我们得先问过茉莱娜。“珀林回答。

马特摊开双手:“问她?你以外她会答应让我们跑到她视线以外啊?或者问奈娜依如何?见鬼,珀林,你离家时怎么没先去问问鲁罕夫人?“珀林不情愿地点头答应了,马特朝岚咧嘴笑道:“你又如何?一座真正的城市哦?还有宫殿呢!“他狡黠一笑,“而且没有爱瞪眼睛的白斗篷。“岚白了他一眼,但是他也没犹豫多久,那些像吟游诗人故事里的宫殿一般的建筑在向他招手:“好吧。“他们三个踮着脚尖从小巷子里离开了,沿着巷子走到了另一边的街上。他们快步疾走,直到离开那座白石屋一个街区远的地方,马特突然欢快地跳起舞来。

“自由了。“他大笑道,“自由!“他慢下脚步,转着圈,看着眼前的一切,笑个不停。残破的建筑在午后的阳光下投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