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17 小攻 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1-25 18:04:07

《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17 小攻 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父子文 连载中

《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一三四二五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白颖,白颖婷

火爆新书《首席甜妻:总裁,请独宠!》是一三四二五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颖,白颖婷,书中主要讲述了: 房间里,一地的狼藉。 “我昨晚喝醉了,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醒来就是这样……”白颖疏嘴里嗫嚅着,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着,平日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间里,一地的狼藉。

“我昨晚喝醉了,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醒来就是这样……”白颖疏嘴里嗫嚅着,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着,平日里的冷静消失无踪,“哲修,你相信我!”

“你让我静一静!”白颖疏的话起了一定作用,凌哲修已经没有勇气继续看着这个暧昧的画面,转身大步离开,背影沉寂。

“姐姐,哲修哥为了找你一晚没睡,没想到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一名长相与白颖疏七分相似的二十出头的女孩子神情忿忿不平,目光一直跟随着凌哲修,对着白颖疏一通责备,匆匆追了出去。

那是她的妹妹白颖婷,颖婷什么时候和哲修如此亲近了?白颖疏眼下焦头烂额,没有心思思考这个问题,事实上她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飞奔着追上凌哲修。

“衣服穿上,跟我回家!”

沉着一张脸的白景瑞开腔,他堵在门中间,高大的身形几乎挡住房间内的视线,后面尾随的好事者不敢过分接近。

几人分明感觉到白市长的隐忍的怒气,市长他们可开罪不起,更何况差不多了解了市长千金的丑闻,顿时作鸟兽散了。

“爸爸,我……”

白颖疏脸上火辣辣的疼,既羞愧又可耻,父亲的名誉因为她而蒙羞了。与此同时,被忽略的“奸夫”一直处于旁观者的角度,未曾开口说话,只是充当一面背景墙。

白景瑞让秘书送来了一套女装,她迅速的换上,至始至终没有将目光投向床上沉思的男人,她仓惶离去,迫切的希望以后都不再有交集,相信过一段时间人们就会淡忘这件事情。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冷的笑:白颖疏,游戏才刚刚开始!

“市长,您让我查的资料都在这里了,那我先出去了。”

白景瑞点点头,秘书谢芳菲放下手中的件夹,没有多做停留,轻轻的带上了门。对于这位年轻女秘书的办事能力,白景瑞表示十分赞赏。但是,此刻的他却是一脸严肃,拿出件夹中的资料,仔细的看了起来,眉心紧锁。

司慕川,28岁,现任sk集团总裁。

薄薄的纸上寥寥数笔,生平简历一概全无,真是简单的可以。

sk集团他自然有所耳闻,近年来新崛起的财团,集团旗下涵盖金融、酒店、餐饮、娱乐、房地产、网络科技等等子公司产业,大有压倒s市本土企业之势。这样一个大的集团的总裁竟然如此低调,不显山不露水,更没有一丝绯闻,实在是耐人寻味,但不可不说司慕川绝对是一个乘龙快婿的满意人选。

白景瑞脑海中浮现出前几天与大女儿一张床上的年轻俊美男人,并自动与司慕川画上了等号,陷入了沉思……

白颖疏这几天过的简直糟糕透了,自从参加了该死的宴会出现了那档子的事之后,白景瑞一直不准她出门,白家书香门第又是高干家庭规矩甚严,尤其是当市长的父亲一向在家说一不二,两姐妹不敢忤逆。

另一方面打凌哲修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一定是生气的不想再见自己了,就连报纸上含沙射影的登了“高官之女与集团总裁偷欢一晚,被正牌男友捉奸在床”的大标题,就差没把名字写出来了,一经推敲很容易对号入座。

在家里反省的日子度日如年,却让白颖疏想通了一件事情,就算自己喝的再醉,也不可能主动向男人投怀送抱,当时她的身体热的极为不正常,一定是有人给她下了药!

这个人会是谁呢?

她平时待人接物都循规蹈矩十分严谨,就连想要刻意报复的人选都推敲不出来,白颖疏秀眉拧成一股绳,最终拍案定论:谁得到的好处最多,谁就最值得怀疑!

一双浅蓝色的眸子跃入脑海,白颖疏血气翻滚,眼神透亮。

对,一定是那个男人预谋的!

否则她这么多房间不进,偏偏就进了他的房间!但是目前首要问题是和凌哲修解释清楚,她是冤枉的!

半个小时过后,白颖疏以一身简单利落的运动装出现在凌氏集团的楼下。

凌哲修是凌氏的太子爷,未来的集团总裁,是s市榜上有名的商界美男,且待人谦和温有礼,自从知道他有了市长千金这位女朋友人,所有未婚年轻女性那个羡慕嫉妒恨啊,芳心哗啦啦碎了一地。

然而,如果她们知道市长千金偷欢劈腿,恐怕得朝她扔咸鸭蛋了!

白颖疏熟门熟路乘电梯来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心中忐忑不安着,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直接说“我是被人陷害了!”还是歉疚地明知故问“你介不介意我的第一次不是给了你?”,纠结了许久她终于鼓足勇气敲开了门。

“叩叩叩”

指尖的香气弥漫在门上。

里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谁啊,唔—先别进来。”

他果然在!

可是,咦,怎么好像还有女人的声音?白颖疏眼皮“突突”的跳,觉得今天那儿那儿都不对劲,哲修在里面干嘛?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开门?

忽然,房间里面传来了类似于撞击的响动声,一定是出事了!白颖疏脸色大变,紧张的转动门把,门应声打开。

“砰!”

白颖疏睁圆了双眸发怔,手中的包应声落地,指尖的温度降到了冰点,微微咧开的嘴似乎是难以置信眼前的一幕。

“颖疏。”

“姐姐。”

白颖婷和凌哲修异口同声,两人此时以上下暧昧的姿势躺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凌哲修衬衫大开,露出胸前大片的男性肌肤,在见到白颖疏时眼神中的慌乱一闪而过,不自然推拒着压在他身上的白颖婷。

白颖婷面色酡红,两只白嫩的小手触摸着他微白的胸口,直到见到白颖疏时轻轻的揉捏了几下才慢条斯理的收回,眼角滑过一丝淡淡地不耐。

“你、你怎么来了?”凌哲修英俊的脸上浮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有尴尬,有愧色最后黑眸变得深邃而矛盾,他不着痕迹地分开二人的距离,起身扣上散开的衬衫,指尖微微的颤动泄露他情绪的异样。

他下意识的推开自己,是因为姐姐的缘故吗?白颖婷眸中闪过不悦和一抹不易察觉的妒意,心不在焉的整顿凌乱的衣物。

白颖疏心中一阵悲凉,可笑,真是可笑!老天爷是在耍她吗,这似曾相似的场景与之前何其相似,是现世报吗?似乎来的太快了!

她面色苍白,声音渐冷,语带自嘲:“我若是不来,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和妹妹居然做出这种事情?”

凌哲修面色寡淡,沉默不语,没有了往昔的从容淡定和神采。白颖婷却一反乖巧柔顺的常态,出言讽刺道:“姐姐,你都和别的男人上了,还不许哲修哥碰别的女人吗?”

“颖婷,你说什么?”白颖疏琉璃的眸中尽是错愕,这还是她一向沉默寡言的妹妹吗?怎么变得这般伶牙俐齿咄咄逼人,一句话击中她的要害!

白颖婷轻蔑的望着她,理直气壮的说道:“我没有说错,姐姐没有资格责怪哲修哥,我和哲修哥是在你背叛他之后才在一起的。”

她的脸上没有被捉奸的丝毫愧色,反而气势凌人咄咄逼人。

白颖疏挫败的退后了半步,颖婷犀利的话语戳中了她的软肋,她的要害。妹妹说的没有错,是她的身体先出了轨……但自己是无辜的!

她的目光转向沉默的凌哲修,竭力解释:“不,我没有对不起你,那晚我是被人陷害的,有人给我下了药……”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明明是他们两个做错了啊,为什么要解释的反而是自己?她的态度应该是理直气壮的。对,她不该如此示弱,“我是被陷害,而你们呢,你们一个是我的妹妹,一个是我还没正式分手的男朋友!”

当她说到下药的时候,凌哲修面容闪过一丝惊讶,他张了张唇欲说些什么,却被一双突如其来的手臂挽住,视线措过去是与白颖疏有六七分相似面容的白颖婷,正一脸期许和柔情蜜意的凝望着自己,他眸光一紧,像是下定了决心,紧握住白颖婷的手,转过脸沉声道:“颖疏,我们还是分手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