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妖孽邪王战神妃 总攻 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0-02-12 18:03:25

《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妖孽邪王战神妃 总攻 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精彩阅读 已完结

《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

来源: 作者:鹿夭夭 分类:架空 主角:慕容瑾,那是本

主角叫慕容瑾,那是本的小说是《兽妃难驯:妖孽邪王花式宠》,它的作者是鹿夭夭最新写的一本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还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慕容瑾心看着手腕上那双美得无可挑剔的手,觉得眼前这男人简直就是脑子有问题,就算是看在小金蛇的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还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慕容瑾心看着手腕上那双美得无可挑剔的手,觉得眼前这男人简直就是脑子有问题,就算是看在小金蛇的面子上,也不带这么强迫她的吧?

他那么有慈悲心肠,那就去替满大街的老弱病残看诊去……

“不想死就给本王闭嘴……”

君墨璃一探上她的脉搏,那张绝世风华的脸上便冷凝一片。见眼前这死到临头犹不自知的女子还在说一些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他无由来的生出了几分的怒火。

宽大的袖袍一挥,便将慕容瑾心打横抱起,完全不顾慕容瑾心的挣扎,身形一闪,如鬼魅一般的离开了天辰皇宫。

去他的五国宫宴,根本就不及他怀中人儿的一根头发丝重要……

……

君国驿站。

一处幽静的院落,一间雅致的小屋中,慕容瑾心万分无奈的躺在柔软的纱幔之中,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在桌案后面据说正在试毒的绝色男子,心中说不出的怪异。

“你的命倒是挺大的,中了十几种毒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君墨璃黑沉着一张俊脸走了过来,垂眸看了慕容瑾心好一会,才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从那些传闻里,他似乎已经猜出了她的身份。

慕容瑾心,天辰丞相府的三小姐,世人口中的废物。受尽天辰太后的宠爱,却嚣张跋扈得让人叹为观止。可一个能被蛇中之王选中的女子,真的会如那些传闻所传的一般吗?

“关你屁事。”

慕容瑾心恨恨的看着眼前这喜欢自作主张的男人,咬牙切齿的低吼了一声。这丫的黑心货,做事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相比起来,冥王那老混蛋要可爱得多了。

“脾气硬嘴巴硬骨头硬,你全身上下还有哪里是不硬的?”

君墨璃摸了摸鼻子,脸上全是无奈之色。虽然与这女子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对于这女子的性子却还是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这样真实的她,却还是有一种让自己有些触碰不到的感觉……

“关你屁事。”

慕容瑾心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一看到这男人就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股无名之火,就好像他上辈子欠了她一样。

这种情绪让她有些烦躁,却也让她有一种奇怪的心安……

“你身上中了十三种剧毒,本王能替你解了十二种,剩下的最致命的一种叫‘黑寡妇’,本王需要寻到冰火雪莲才能替你制成解药。”

君墨璃知道她不待见自己,也没有在试图和她扯一些有的没的。从一个精巧的锦盒中拿出了一颗黑色的药丸,不由分说的塞进了慕容瑾心微张的小嘴。

他虽是神医,可到底也不是神仙,还是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就如同现在……

“我还能活多久?”

慕容瑾心一点也不以为意,也不过是中了十三种毒,最惨也不过是一死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她又不是没死过。

“三个月。”

君墨璃敛了敛眸子,苦笑了一声。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起了如何能得到冰火雪莲。看来他得快马加鞭的赶回君国,在亲自去一趟琅野山了。

琅野山,那是一个他这辈子都不想在踏入的地方,如今为了她身上的毒,他只能咬牙去了……

“三个月已经够我活的了,这毒就让我带进棺材里吧。你今天之恩,若有来世定然会报。”

三个月已经足够她弄死慕容府那些贱人们,替慕容瑾心报了仇,她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继续活下去的理由。

与其在这个异世苟延残喘的活着,还不如回冥界找冥王履行他的承诺,让自己下辈子投一个好人家,一切从头开始。

“胡说八道什么?本王不会让你死,更不许你死!”

君墨璃见她这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真是心疼肝疼肺疼,修长的手指扣住了她精致的小下巴,大拇指在她苍白的唇上摩挲了好一会,耀石般的眸子瞬间猩红。

他好不容易才遇上她,怎么可能让她死……

“君墨璃,我与你也不过是萍水相逢,你对我那么好做什么?”

慕容瑾心想躲开他的触碰,奈何身子被点了穴根本就动弹不了,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君墨璃的那双贱手在她的小脸上摸来捏去的,让她十分的不爽。

“谁说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本王与你姻缘天定,本王对自己的女人好有错吗?”

君墨璃刮了刮慕容瑾心的鼻子,在他的心中,他与她在十几年前便已于梦中相识,而他也早已经认定了她。

虽然在梦中他从未看清过她的容貌,可她脖子上的这条项链,他就是烧成了灰也不可能认错。

“君墨璃,你应该替你自己瞧瞧,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慕容瑾心嘴角一抽,颇为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女人了?她的脑海中也从未有过关于前身与他的任何记忆。

“本王从有记忆开始便重复做着一个梦,梦里的女子戴着一条与你脖子上一模一样的项链,本王知道那是本王的命定之人……”

君墨璃知道自己说的事有些匪夷所思了,可这就是事实。他就是因为不断的重复做着同样的一个梦,进而才会不可自拔的陷入了那一场虚幻的梦境中。

“又是这条项链,草……”

闻言,慕容瑾心恶狠狠的瞪了一把脖子上的项链,搞来搞去这一切都是这条项链惹来的事。冥王那老混蛋,是不是从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算计她了?要不然怎么会让一个凡人做那样的梦?

她并不认为君墨璃撒谎,反而觉得君墨璃其实也挺可怜的,从一出生便被人算计……

“你戴着这条项链最好看……”

她信自己说的话,这让君墨璃有些惊讶。见她似乎很厌恶这条项链,禁不住微微的笑了起来。

玉石般的手指轻轻的触碰上闪烁着异彩的项链,凑近慕容瑾心的耳边,轻轻的说着,一股淡淡的雪莲香直扑慕容瑾心的鼻翼。

“你能说句实话么?就我这长相,戴上钻石也都是丑八怪。”

慕容瑾心这男人真特么的已经刷新了人类无耻的极限,她的这张脸连她自己看了都嫌弃,他竟然能说出那样的话,特么的别给她说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丑?谁敢说你丑?本王割下他的舌头喂狗。”

君墨璃皱了皱眉,周身释放出强大的威压。他的女人,那是要捧在手心的,谁敢如此不识好歹的乱说一句,除非他不知道,要不然他定不会善罢甘休。

“神经病,嗯……”

慕容瑾心白眼一翻,真是觉得自己是疯了,才跟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正想骂几句缓解缓解心中的烦闷,忽的感觉到一股热流从身体里喷涌而出,肚子开始隐隐的痛了起来。

“怎么了?那里不舒服?是不是毒发了?”

君墨璃将她所有的神色都看在眼中,看到她咬着下唇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下意识的便以为是她体内的‘黑寡妇’发作了。想都没想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塞到了她的嘴里。

“嗯……放开……嗯……”

浓重的血腥味袭来,慕容瑾心只觉得恶心得想吐,恨不得直接给上君墨璃一巴掌。可惜她不能动啊,她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

“本王的血可以压制住你体内的毒,你赶紧吸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