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武林残局》斗地主残局 BI 武林残局LOLI

更新时间:2020-02-16 12:04:38

《武林残局》斗地主残局 BI 武林残局LOLI 已完结

《武林残局》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半壁江山 分类:武侠 主角:燕羽,黄绸

主角是燕羽,黄绸的小说《武林残局》此文是半壁江山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太子庵,位于天目山中,亦称昭明庵。传说梁昭明太子萧统曾留居天目山,由于过度劳累,双目失明,后取石池水洗之又明。 太子庵主持静月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子庵,位于天目山中,亦称昭明庵。传说梁昭明太子萧统曾留居天目山,由于过度劳累,双目失明,后取石池水洗之又明。

太子庵主持静月师太,与世无争,江湖上的名声不太响亮,但她自创的千秋剑法,以天目山上的千秋树为名,在浙北一带小有名气。

夜幕下的太子庵,就像大树华盖下的天目山,幽深静寂。有几条黑影攀石而上,很快到了庵前。

“汪,汪”,犬叫夜更幽,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几人一跳。

黑暗中传来申小燕责怪的声音:“早知道不叫你一起来了,还带着四个畜生。”却是申小燕在小寒子的鼓动下,带着两个贴身丫头深夜赶来太子庵,准备找静月师太比剑。小寒子领着四只身体肥硕,高大凶猛的藏獒紧随其后。

小寒子陪着笑脸道:“一个人出门在外,多带几个帮手还是不错的。”转首又对四犬道,“你说呢,大黄?”大黄似是听懂了小寒子的问话,“汪汪”叫了两声。

“谁说一个人,我还带着小荷和小莞呢。”

主仆三人黑衣劲装,看上去举止不凡,直似出道多年的江湖好手。

小寒子扫了二女一眼,有意无意地道:“有她们在,大可把太子庵搅个天翻地覆。”

二女一听,眼中异彩稍纵即逝,小荷笑道:“当然也少不了你。”

小莞淡淡地道:“做丫环的哪能比得上小姐?出门在外都要看小姐的本事。”

申小燕得到二人的奉承,更加得意,道:“不要吵了,大家随我来。”果真一马当先,冲到了前头。

小寒子心中暗笑,忖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片子,老子如果不是为了出庄,才懒得和你胡闹呢。”

四人很快到了庵外,申小燕正想敲门,被小寒子拦了下来:“你这样进去,老尼姑绝对不会拿出真本事,你们应从院墙上翻进去,扮成强盗,老尼姑这才会真刀相向,切记,一定要蒙面。”

“你说的不错,”申小燕用黑纱遮住面容,见小寒子没有动静,“你呢?”

小寒子看看高高的外墙,吐了吐舌头道:“这么高的墙我怎能爬得上?在下就在外面给小姐把风,倘若情况不对劲,小的可以急时给小姐报讯。”

申小燕点点头,道:“好吧,你可要小心了,我们走。”提气一纵,轻轻地落在墙头上,轻功竟也不弱。

小荷、小莞紧随其后,纵身上墙。

小寒子眼见三人入内,噘着嘴道:“三个丫头都不简单,想玩老子,你们还差得远。”打了一声呼哨,领着四犬扬长而去。

小寒子离开不久,太子庵吵吵嚷嚷响成一片,黑漆漆的夜晚变得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小寒子恰似出笼小鸟,一路飞奔,也不知跑出了多远。待看不清太子庵方向的灯火,这才放缓了脚步。

一人四犬乘着夜色,一路南行。正行走之际,“汪汪”犬吠,前方传来呼喝之声,四犬最先警觉。

小寒子连忙轻嘘一声,久经训练的四犬也颇听话,随着小寒子隐入草丛之中。呼喝声由远及近,很快到了小寒子的面前。

先前一人从头到脚黑衣蒙面,黑衣里看不出年纪大小,听说话的口音年纪不小。

后面追来三人,为首之人小寒子认得,却是明月山庄的总管陈九山,身后二人身材高大,黄袍着身,黑巾蒙面,看不出实际年纪。

陈九山追上黑衣人怒道:“阁下**本庄,到底是何目的?”

黑衣人有意无意地扫了小寒子藏身之地一眼,冷笑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陈大总管紧张什么?”

陈九山冷笑道:“在下还犯不着紧张。”一挥手,“拿下。”

陈九山身后的两位蒙面人,闪身扑了上来,出手之快,令人啧舌。黑衣人不敢大意,扬掌迎上,连攻三招,迫使二人退后三步,飞身纵去。

“追!”陈九山叫了一声,三人又追了下去。

小寒子长舒了一口气,喃喃道:“婆婆说的没错,明月山庄的申无主肯定在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转念想到黑衣人似乎留意过他的藏身之地,“难道说小爷被发现了不成?黑衣人倘若有此本事,日后小爷可要留心此人。嘿嘿,小爷的耳朵灵光的紧,你到底是谁,日后总有见面的时候。”

小寒子正在胡思乱想,身旁的恶犬“汪汪”大叫起来,循声望去,夜色中跌跌撞撞地跑上来一个人,来人听到狗叫,“噗嗵”一声,跌倒在地。

小寒子四下张望,见附近没有别人,这才靠上前来。近眼细看,不禁吓了一跳。跌倒之人已近六旬,全身浴血,也不知伤在哪里。看样子若非身体健硕,恐怕早就坚持不住。

小寒子俯身来探此人鼻息,只是昏迷过去。连忙扯开他的胸前衣衫,不见异样,摸索了半天,才在后背上找到了一条深可见骨的刀伤,怀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金创药敷上,又替他包扎了伤口。

看他动作娴熟,颇为老道。待收拾停当,这才松了口气,暗道:“这老头全身是血,却只有这一道伤口,别的血又是从何而来?”

过了不久,老人幽幽醒来,连忙称谢道:“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小寒子道:“前辈高姓,如何受伤至此?”

老人道:“老朽姓周名燕羽,乃英威镖局的总镖头,因重镖遭劫,又被劫镖之人追杀至此。”

小寒子道:“前辈既为总镖头,身手一定不弱,能将前辈伤成这样又是何方高人?”

周燕羽一怔,道:“公子言之有理,伤老朽乃是两人,一身苗人打扮,都在七十岁年纪,若老朽猜的不错,该是南疆双妖,二人武功高强,非老朽所敌。”

小寒子点点头道:“前辈既为总镖头,却要亲自押镖,这趟镖一定很值钱了。”

周燕羽愕然道:“公子果然高明,老朽所保重镖乃是苏州杨大人的朝廷贡银。”

小寒子道:“既是朝廷贡银,为何杨大人不派兵押送,却烦劳周老镖头呢?”

周燕羽吃惊地道:“公子分析的头头是道,着实让老朽佩服。此镖确实有杨大人的重兵守护,却是暗守,老朽镖局的人是为明保。只因护送途中传来倭寇进犯通州,守镖重兵回防,老朽镖局的人落单,这才着了恶人的道。”

小寒子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周燕羽叹口气道:“老朽重伤在身无力行走,倘若公子有意,不妨将老朽现状,传知杭州英威镖局,让犬子少英多加提防,老朽必定感激公子的大恩大德。”一边说一边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小寒子。

小寒子沉吟半晌道:“在下正准备南下,恰好顺路。”

周燕羽喜出望外地道:“就烦劳公子了。”

小寒子道:“周公子怎会相信在下之言呢?”

周燕羽道:“老朽身上有一信物,公子可凭此物前往杭州的富盛钱庄,找一个叫张天基的人。”说着,怀中掏出一件黄色绸缎。

莫寒奇道:“周镖头不是让在下传话令公子吗?何以又找姓张的?”

周燕羽眼中异彩稍纵即逝,忙道:“公子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老朽是想让张胖子从钱庄取五十两黄金作为老朽的一点心意。”

莫寒没想到传句话就能得到五十两黄金的回报,不禁心动不已,嘴里却道:“举手之劳,周镖头也太客气了。”

黄绸只剩半边,像是从什么上面撕下来的,一面绣着个行书写成的“林”,一面绣着一个翩翩起舞的女子,女子身下绣着一个奇特的图案,像是一个三角形被撕去了另一边。

小寒子翻来覆去,也看不出这块黄绸有何奇特之处,失笑道:“姓张的如果不认识这块破布,在下岂不白跑一趟?”

周燕羽道:“这个好说。”接过绸缎,在上面擦上了一块血迹。

小寒子惊奇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不解地道:“总镖头这是何意?”

周燕羽莫测高深地一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想让小儿少英知道老朽身在险境而已。”

小寒子收好黄绸,辞别周燕羽,带着四犬向南而去。

周燕羽目送小寒子的背影,脸上现出一抹恶毒的冷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