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侯门宠妻守则》侯门宠妻守则txt 诱受 侯门宠妻守则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0-02-17 18:03:23

《侯门宠妻守则》侯门宠妻守则txt 诱受 侯门宠妻守则精彩阅读 连载中

《侯门宠妻守则》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天一生氺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黎牧,楚云汐

天一生氺新书《侯门宠妻守则》由天一生氺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黎牧,楚云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黎牧道:“云汐这般为本王着想,倒是叫本王心中愧疚。本王向你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都不会再有,本王绝对不叫你再受委屈。” 楚云汐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牧道:“云汐这般为本王着想,倒是叫本王心中愧疚。本王向你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都不会再有,本王绝对不叫你再受委屈。”

楚云汐笑道:“王爷请放宽心,云汐并没有受什么委屈。御医也说了,只是饮一杯的话,并无大碍。好在王爷发现的早,是王爷救了云汐。”

楚云汐嘴巴上就跟抹了蜜一样,说出来的话那叫一个好听。

楚云汐似乎想到了什么,又道:“王爷,这事情切莫叫我爹爹和娘亲知道了,云汐怕他们误会王爷。”

黎牧道:“一切都依着云汐。”

若是楚久堂和楚夫人听到了这事情,依照那两个人的性子,就算不把颍川王府的屋顶掀飞,那也是要杀上门来,将窦如雅剥皮抽筋的。

剥皮抽筋固然好了,听起来就解气。但凭白叫人说他们楚家的人野蛮无理,对个姑娘都如此狠毒。

楚云汐这心里头,有比剥皮抽筋更有趣的办法,定然能叫窦如雅玩的开心,玩的尽兴。

很快的,蔓荷就将熬好的药端回来了,黎牧要亲自喂楚云汐喝药,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

楚云汐以前就很想吐槽电视里,那种一勺一勺,小口喝药的镜头了。中药本来就又苦又臭的,一口喝下去都是折磨,还非要一点点的喝,想想就觉得可怕。

黎牧拿着那么小一个勺子给楚云汐喂药,楚云汐看的眼皮一跳,就算这会儿黎牧用美男计,她也是不肯这么喝的。

楚云汐赶忙道:“王爷,云汐自己喝药就行了,请王爷把药先放在这里罢。”

黎牧笑的一脸宠溺,道:“云汐莫不是怕苦?若是本王不喂你喝,你叫人把药偷偷倒掉,那可怎么好?”

楚云汐被他一句话就点破了坏主意,正想着支开颍川王,然后把药倒掉呢。

楚云汐本来就没喝那茶,一口都未曾饮用,根本就不需要喝药,再说这又臭又苦的东西,她压根不想喝。

楚云汐赶忙假笑,说:“怎么可能,王爷打趣云汐了。”

黎牧叫丫鬟捧上一个小碟子,道:“这里有蜜饯,云汐乖乖喝了药,吃一个就不苦了。”

楚云汐很想跟他说,药自己不想喝,蜜饯子自己其实也不喜欢吃,一点诱惑力也没有。

不过黎牧实在是缠人,非要看着她喝了,楚云汐没有办法,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端起药碗来,一闭眼就都喝了。

这药汤子入口,果然是又臭又苦的,还有一股子酸涩味道,真不知道如何形容才好。

楚云汐大口咽下,顿时觉得苦到了嗓子眼,忍不住的就有点犯恶心。

黎牧瞧她一副难受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亲手挑了一块蜜饯喂给楚云汐。

楚云汐虽然不爱吃蜜饯,不过嘴里太苦,还是张嘴吃了。

蔓荷在一边瞧着,觉得王爷对自家小姐,那满满都是宠溺,不管是说话还是动作,全都怜爱到了极点,简直没的挑,想要鸡蛋里挑骨头都是不行的。

楚云汐总算是喝完了药,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歹松了口气。

黎牧一脸微笑的瞧着她,楚云汐才要开口告辞,就见黎牧突然站起来了,倾身靠了过来。

楚云汐吓了一跳,黎牧的影子笼罩下来,让她感觉压迫感十足,不知黎牧是个什么意思,赶忙抬头去瞧他。

“王爷这……”

楚云汐话到嘴边,忽然声音全被卡住了。

黎牧倾身弯腰,靠近了楚云汐,伸手在她的嘴唇,用拇指轻轻的一蹭。

楚云汐感觉黎牧的手指在自己的下唇上摩挲了一下,虽然动作很快,但还是带起了一股战栗的感觉,唇瓣上弥留着黎牧温暖的体温。

楚云汐心中一突,猛的跳漏了两拍,睁大了眼睛瞧着近在咫尺的黎牧。

那边蔓荷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羞涩的转了个身,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黎牧倒是淡定,道:“喝个药而已,云汐都要变成小花猫了。”

原来是有药汁留在了楚云汐的嘴唇上,楚云汐拿起帕子来,胡乱的擦了擦嘴唇,只是不知为何,嘴唇上那种温暖战栗的感觉,仍然久久不散。

楚云汐干笑了一声,道:“叫王爷笑话了。”

楚云汐真是有点受不了黎牧忽然动手动脚的,赶忙就提出要归家的事情。

黎牧虽然款留她,不过楚云汐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也不好长时间留在这里。黎牧只好亲自将楚云汐送上马车,又亲自护着马车就回了楚家去。

这回黎牧倒是没有同车,而是在外面骑马开道,叫楚云汐好歹松了口气。

蔓荷陪同着小姐,一进了马车,放下车帘子,就忍不住笑了,大着胆子道:“小姐,您刚才是不是脸红了?”

楚云汐淡淡的说:“什么脸红了?”

蔓荷道:“小姐您就别假装了,奴婢都看到了。王爷又俊朗又温柔,对小姐还那么好,那么喜欢小姐。小姐和王爷,可真是天作之合,再没有比这个更般配的了。”

楚云汐只是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天作之合,不过是各怀心思罢了。楚云汐承认自己心里小道道很多,但黎牧心里头恐怕也不比她想的少。

蔓荷忽然叹了口气,道:“唉,小姐。刚才您怎么不叫王爷,惩治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窦如雅呢!大好的机会,白白就这么错过了。窦如雅竟然在您的茶里下那种药,实在是用心险毒,死一万次都不为过!”

楚云汐提起窦如雅,倒是笑了,看起来还挺开心,说道:“这你就不懂了,我可不能叫王爷动了窦如雅,还得叫她好好的呢。”

蔓荷一脸迷茫,说:“为何啊小姐?窦如雅如此可气,为什么叫她好好的,忒也没天理了。”

楚云汐眼角眉梢都是笑意,道:“你可不知道,乐安郡主还等着窦如雅救命呢。若是窦如雅不好好的,那乐安郡主可真的要嫁到薛国去和亲了。”

“这……”蔓荷还是不太明白,道:“小姐是何意?您越说奴婢越觉得糊涂了。”

楚云汐眯眼道:“你只管看着便是了。窦如雅作死作到我头上来了,那可怨不得我针对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