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落叶成洁染做尘》成洁 同人志 落叶成洁染做尘弱受

更新时间:2020-04-25 00:10:41

《落叶成洁染做尘》成洁 同人志 落叶成洁染做尘弱受 连载中

《落叶成洁染做尘》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月下看戏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齐府,李老

月下看戏新书《落叶成洁染做尘》由月下看戏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齐府,李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妫伟抬眼认真看着老管事说道:“那不如就按李老管事你的办法来吧,这事就有劳李老管事你了。” 李老管事看着妫伟认真跪下磕头说:“谢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妫伟抬眼认真看着老管事说道:“那不如就按李老管事你的办法来吧,这事就有劳李老管事你了。”

李老管事看着妫伟认真跪下磕头说:“谢老爷信任。”随即便起身出了长金园。

此时梨园偏园里洁儿依然在凤鸣的怀里赖着,似乎这样的怀抱让她很温暖很安心以致于就算她明明知道这样的做法不合规矩,可她还是这样霸占着。

凤鸣只觉洁儿这般小女儿的姿态让人心疼,也让人好笑,她温柔的眼神看着洁儿说:“不管怎么说,今日回来了便是好的,后面的事情。哪些闲言碎语你都不要在意,不管你是不是受那些老爷少爷们的在意,至少有姐姐在就不会缺了你一口吃的。”

洁儿听了凤鸣这样说只觉得她这冰冷的心,又有一丝暖流温入。洁儿脸颊微红的缓缓从凤鸣的身上起来,很认真的看着凤鸣说道:“姐姐,洁儿饿了。”

凤鸣听闻洁儿这般说终是笑了出来:“还和以前一个样呢,这我便放心了一半了。”她疼惜的轻轻摸了一下洁儿的小脑袋,便起身里去,再关上卧房小门的时候还对洁儿露出了一个暖心的微笑。

洁儿低头静静看着自己的双手,她听着凤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洁儿的心里总是空唠唠的,她知道这次可以从齐府里回来就应当感恩戴德了,她是真的不愿回想那些事情。

正当洁儿还在默默的思忖未来如何在这府上自处的时候,一阵快步袭来的脚步声又从院门外传来。洁儿心中有着一丝惶恐,尤其是她听到院门被打开以后。

一对壮士的嬷嬷将她所在卧房的门推开,随即进来一个身着深棕色短袍马褂在外里着浅灰长袖长衫中年妇人打扮的嬷嬷。

那嬷嬷看了坐在床上与她对视的洁儿一眼,眼角闪过了一丝不屑与厌恶。

这嬷嬷随即就是大声斥责:“贱婢,还不跪下。”洁儿不为所动,只是起身朝着这群嬷嬷的方向走了过来。

对于洁儿这种态度,这嬷嬷明显不太满意,李老管事这次信任她将大老爷下派的任务给她,她就像尽善尽美的做好。可这心里难免有些自傲的小九九,这进门的时候为了彰显自己的威仪,更是与这几位粗使的婆子暗地里商讨了一番,可这屋里的丫头貌似不吃她这套,这让她好没面子,却又不敢因为自己的小心思误了大人们的事。

这嬷嬷恶狠狠瞪了洁儿一眼,不再看她大声严厉的说道:“大老爷有令,你这丫头不守规矩,先是弄脏了这宴会上齐家小公子的衣裳,后又是袭扰了这齐家小公子来宴会时的心情。本是应该直接打死发卖的,不过鉴于你这丫头已在齐公子府上赎罪,虽是消了齐公子的气,但这妫府的规矩不能破,做为对你的惩戒,也是这府上对你怜惜,从今日起你就启程去平西县的庄上做事去,没有特别的召见不得回妫府。”

这嬷嬷说完这话,更是不屑的看了洁儿几眼,这丫头说是去赎罪,谁知道去这府上到底是干嘛,估计是用自己身子去做那腌臜事,真是个不要脸的,还在这里装什么清高。洁儿听了这话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跪下磕头谢恩。起身淡淡的看了这老嬷嬷一眼说道:“劳烦嬷嬷带路了。”

这想像里的哭闹求饶的声音居然并没有响起来,这倒是让这嬷嬷略显惊讶。不由的这嬷嬷摆平自己那有点持高的心,这嬷嬷不再多言。只是使眼色让那两个粗使的婆子在这丫头的后面看着,以防出了什么幺蛾子。洁儿则被这样夹在了中间,只是在她刚出偏园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熟息的身影。

凤鸣手中拿了个篮子从远处跑了过来,洁儿看到这个,却是连连摇头不让凤鸣过来。她对于府上这样的安排,并不觉得那里不好,只是如今自己这样,对她而言已是最好的归宿。她不想在牵连她人尤其是凤鸣,那个对待她犹如亲姐一样的女孩,她只希望凤鸣可以过得好。

凤鸣见此终是止步,她知道是洁儿不想给她惹麻烦,就这样她看着洁儿离开了这偏园。

凤鸣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挎着篮子的她转头又疾步离开去了别的地方。

洁儿这一路上倒也是乖巧不多事,倒是让这妇人刚才有些急躁的心也连着平稳了几分,一行人就这样趁着天色微亮疾步朝着后门而去。

凤鸣此时已是绕了近道,看到了后门一个简单的马车,她眼神微转上前和那车夫说道:“这是要回庄上的马车吧?”

车夫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是啊。”

凤鸣随即一笑上前给这车夫塞了一点碎钱在手上,又说道:“主子门看着丫头可怜,让简单收拾了点东西,劳烦我放一下就立马离开。”

这车夫看了下自己手中的东西就是往裤兜里一塞,抬头看天就当什么也没看到一般。

凤鸣一笑将两个瓷实的包裹放到了马车最里面的位置,稍微藏了藏,看了这车夫一眼就赶紧进府里去了。凤鸣知道有些事她可以做,但是绝不能让人看到,她找了个稍微隐蔽一点的地方坐着。

只是等了不到一会,就看着洁儿出了府,一群人就都盯着她一人,有两个粗使的妇人看着洁儿上了车,这车夫驾着马车走了之后,有一群老管事走了出来,那妇人各种笑脸阿谀奉承之词频出。凤鸣只是扶着那柱子一边微微探头看了一会就悄悄的离开不再看了。

她的心里何时又比洁儿平静多少,凤鸣也在想也许洁儿这次离开也是好事,毕竟这府上绝不是什么好地方就是了,凤鸣走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抬头看了看天,便疾步朝着秀园的方向走去了。

对于一个小小的俾子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对于这整个妫府自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此时齐府正厅前一个老妇,正在对着这齐府的大老爷还有在旁站着的齐雄天说着些什么。

妫府眉头倒是舒展了开来说道:“你看清了这人是送走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