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公子不器》公子归来我家夫人 妖孽受 公子不器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6-21 12:10:58

《公子不器》公子归来我家夫人 妖孽受 公子不器女王受 连载中

《公子不器》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大福蝶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南宫珉,殷游

经典小说《公子不器》由大福蝶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南宫珉,殷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除了龙门亭,第二处被人潮围堵的地方便是鱼化楼。 鱼化楼在龙门亭对面,一路之隔,中间夹着集贤阁,三处呈“品“状,是整个集贤坊的中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除了龙门亭,第二处被人潮围堵的地方便是鱼化楼。

鱼化楼在龙门亭对面,一路之隔,中间夹着集贤阁,三处呈“品“状,是整个集贤坊的中心。

南宫珉带着集贤学士此时分列两行,站在集贤阁门外左右两侧,众人皆知这是在迎接太子圣驾,自觉都站在集贤学士身后。

长街风悠,华灯辉映,只见一个白衣少年一只手举得高高从远处奔来集贤阁。

“太子驾到!太子驾到!太子驾到!”

陆以明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扶腰站在南宫珉身后,顺着众人视线一起望过去,只见一簇明亮如星辉的缓缓靠近,前后随架除了侍卫就是打着宫灯的婢女,太子鸾驾之后,跟着还有一规格稍少的凤架,架上四周挂着轻纱,隐隐约约露出一个女子的身影。

不用猜,众人也知道后面这位就魏无忧,大部分人比起想要亲近太子更想已读魏无忧风采。毕竟想要亲近太子太难,不如一睹芳泽来的便宜。

行至龙门亭时,北殷怀摆手停下,侍从会意立刻小跑两步拿来南宫珉的题目。

“一二三四?有意思。“

北殷怀正坐架上,嘴角上扬,朝侍从微微一倾,侍从俯首贴在架旁,一边听一边点头。听罢转身拿着南宫珉的题再次登上龙门亭。

“今日得此题者,可上鱼化楼与太子殿下公宴。”

侍从话毕,众人炸开了锅,纷纷抢着去敲亭下鼓,杨秭归思考片刻,挑眉一笑,一副胸有成竹得样子,从旁边的队伍中往外站了一步。

门前一片竹

院里两棵松

仆役三四个

鸡鸭成群出

杨秭归念完众人哄笑,南宫珉不由上前两步,靠近这个长着串脸胡子的黑脸矮汉。

“就这样?”魏无憾跟在太子驾侧,忍住笑大声问道。

“急什么!还没完呢。”

杨秭归黑脸一转,笑意阑珊,转头一本正经看向靠近她的南宫珉。

蓬户深庭径

草舍远人行

种菊应自赏

闲却弄琴幽

杨秭归吟毕,无人出声,四下安静的像本定格住。

啪!

啪啪啪!

北殷怀抬手悠悠鼓起掌来,掌声毕,众人欢呼。

杨秭归得意的看向南宫珉的侧脸,这侧脸她从十四岁看到十七岁,按道理来说已经看不出啥新花样来,不知道是灯火格外阑珊,还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杨秭归冒着星光的眼睛里全部装的都是南宫珉的样子。

“我们怎么办?”

石一安从杨秭归身后冒出,拍了拍杨秭归的肩膀,显然石一安已经完全把杨秭归当作兄弟看了,特别是跟他异曲同工的鸡贼劲,让石一安更加认定了这位好兄弟。

“哎呀!我把你们给忘了。”

石一安就这麽被刚刚认得好兄弟伤了心:“不是,你带我们来的,送佛得送上西吧。”

“别急,让我想想。”

杨秭归这边四处盯着给其他五人找进入鱼化楼得机会,那边魏无忧已经从车驾上走了下来。

“魏姑娘来了,也叫我们开开眼,怎么着也得留下墨宝才行。”陆以明站在学士堆里一声起哄,围观沸腾,齐声重复喊着“请魏姑娘墨宝”。

众人声音震天,魏无忧上一次被这么簇拥着还是在边疆战营之中,因她替一士兵抓到了偷裹脚布的贼人。

北殷怀转头,对着身边的魏无忧轻声询问一句,魏无忧笑着点了点头。她身着一袭暖白长裙,在众人的目光下,款步登上龙门亭。

陆以明快步上亭已备好纸墨,双手托盘将毛笔奉上,呈于魏无忧。

魏无忧接受下陆以明的谦卑,在不自觉的瞬间她已然把自己当作了太子妃,举手投足显得端庄优雅。

魏无忧左手揽过右袖,提笔纸上慢慢写来:

冷殿簌雪四更钟

孤影挑灯夜未明

薄冰一履青云志

身后万丈俗世名

陆以明来不及鼓掌,惊叹之情已然从脸上全部溢出,他提起魏无忧娟秀的字体,想到亭前,声情并茂将四句诗念出曲子的节奏,只恨自己不懂音律,无法当场和出。

众人听罢齐齐会意,顿时所有人一同下跪,向北殷怀呼“千岁”。北殷怀大喜,对魏无忧除了钦佩剩下的全是感激,心情一好,看什么都带了几分祥和,他朝侍从低语一番,抬手扶起正上台阶的魏无忧,相视之间自是不需要言语,众人再次惊呼。

杨秭归叹了口气,想想自己刚才写的诗,再跟人家魏无忧的一比,简直就像个笑话。正当她还沉浸在自叹之中,石一安从人群中看见了北殷游的脸,说巧不巧的是,北殷游也正盯着石一安确认,当他看到桃虎的大脑袋时,瞳孔瞬间放大。

正在此时,蒋不为带着巡城卫和六个衣冠不整的人急冲冲赶来,迅速将所有白衣学子围在鱼化楼和龙门亭之间。

“各位才子多担待!有六人混在你们当中,意图不明,十分危险,还请大家配合检查。”

北殷怀在鱼化楼上听到外面声音,南宫珉起身下楼,出来却见重兵将学士围了起来,惊讶之余,上前询问蒋不为又是做何。

蒋不为两手搭在肚子前,撇过脸并不想搭理南宫珉。巡城卫上前解释来由,将六人被偷的学子带上前来。

“那就查吧,只是不要耽误时间。”

南宫珉点头应允,杨秭归慌了。

放在从前,这算不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自从上次在龙门亭被蒋不为羞辱后,杨秭归看到蒋不为就有些怕怕的,心下不由的打鼓,要是这次再在南宫珉面前出丑,那以后都没脸来集贤坊了。

因学子数量庞大,一个一个核对起来耗费时间,站在一边的北殷游突然出来,对着南宫珉蒋不为以及众人,信誓旦旦的说他知道偷衣服的人是谁。

蒋不为斜眼看了看北殷游被肉围满的脸脖,轻蔑一笑,他自然是不信的,但南宫珉起声却让北殷游指出这六个小偷。

北殷游本不确信,但于石一安等人前仇未结,怎么也不算冤枉他们,小偷理由抓不到,挟持理由总可以。他摇摇摆摆走向人群,所到之处迅速给他开出道来,石一安拉着桃虎王行也跟着众人开道往两边一站。

“您就别站了,不合适。”

北殷游站定在石一安面前,横肉一摆,将石一安亮了出来。

蒋不为人老眼亮,疑惑着近前,心咯噔一声,北殷游还真没找错,但是他可不能让人把石一安抓走。

完了完了完了。

众目睽睽之下,石一安心里打鼓,他们此时无处可躲,这真是冤家路窄,跑了和尚没跑了庙。石一安忽而灵光一闪,此时他于太子不过咫尺,就算要被抓走,也可以在被抓走前当着众人的面喊冤。

石一安思定,向前一步,并不搭理北殷游:“不站就不站了,我站这里自然不合适,不过我的罪名也不是您能给定的。”

刘云姚冰卿此时紧张的盯着石一安,两人心下皆是疯狂敲鼓,预感到石一安马上会自爆身份。可这众人之下,无法阻挡,只能揪着心静静等着被宣判的那一声。

“等等”

蒋不为突然出声靠近北殷游:“这是小明王的意思还是明王的意思呢?”

北殷游被蒋不为的话问的一头雾水,众人也都不明白蒋不为要表达什么,皆看向北殷游。

“大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问我?我倒要问问你什么意思,为何要这般为难我的学生!”

北殷游愣住,这又是个什么说法。

“大人您可认清了?这是您的学生?”

北殷游一脸问号,但似乎也没有怀疑的必要,就算是,也改变不了挟持他的事实。

“这五个人前两天把我绑了,说他们是左部的,要送我去祭河!”北殷游说着撩起衣服,将裤腿往上一拉,露出他大白肉腿上的血色牙印,抬手一直王行:“就是他咬的我,还有我脸上。“

北殷游说着将脸抻平往众人面前一转,又指,欸,北殷游指指戳戳,愣是没找到刘云:“还有一女的,就是她把我脸划伤的。”

蒋不为细听北殷游说完,心下想笑,看来北殷游并不知道他们身份,更不用说名字,他轻哼一声,伸手将北殷游指着王行的手甩下,北殷游跳脚后退两步,一时倒被蒋不为唬住。

“他们是我的学生,住在我家,我家仆人和邻居皆可作证,怎么就能跑到小明王跟前还伤了您呢?”

“我说的是事实,嗨,你们别笑。”北殷游转头对着四周暗笑的众人:“不是他们跑我跟前,是我抓的”

北殷游的“抓”一开口,连忙闭嘴,转念又道:“是我请他们到血祭营来的,跟营中武士切磋武学。”

“奥?”蒋不为笑笑:“这倒奇了,不想我的学生还有如此荣幸,能得到小明王的赏识。我还以为是明王爷故意派你来跟我过不去的。”

南宫珉走上前,站定在北殷游和蒋不为中间,开始说和:“既然是误会,解开了,就到此为之,既然是蒋大人的学生,蒋大人就带走吧。”

“慢着!怎么就是误会了?没有误会,就是他们,不管他们四个是不是蒋大人的学生,他们伤了我这是事实。”北殷游一摆手,身着便装的血祭营从四下迅速涌出,魏无憾下楼见状一个眼神递给巡城卫,巡城卫几乎同时出动,横过长枪,将血祭军挡住。

“这是什么意思?”

北殷游急了。

“小明王,这里是城内集贤坊,不是城外血祭营,可由不得你为所欲为!”

南宫珉给蒋不为递了个眼神,蒋不为会意,朝北殷游一甩袖子,带着石一安王行桃虎姚冰卿四人便要走出人群。

“你们不能走!”北殷游粗脖子一颤,红脸喊道。

“怎么着?是你想做大治士子的主?还是你老子?”

蒋不为此时已没了好气,他两眼瞠得圆圆,瞪着北殷游:“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