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才女相》天才女相师捡个老公来捉鬼txt 虐文 天才女相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7-26 18:02:46

《天才女相》天才女相师捡个老公来捉鬼txt 虐文 天才女相健全文 连载中

《天才女相》

来源: 作者:火狐狸 分类: 主角:宇文,陈书岩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火狐狸原创小说《天才女相》,主角是宇文,陈书岩,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不知道事情完整的经过,当然此刻木兰也没兴趣知道这个过程,满心慌乱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陈书岩,担忧她出事儿。 伸手探了探陈书岩的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道事情完整的经过,当然此刻木兰也没兴趣知道这个过程,满心慌乱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陈书岩,担忧她出事儿。

伸手探了探陈书岩的鼻息,确认对方只是晕过去才松了口气。

“大人,您且先等等,奴婢这就去找人帮忙。”

刚才被撞倒在地上,木兰的后背好火辣辣地疼着,也叫她意识到凭借自己一人的力量想要将陈书岩带回去不大可能。

小跑出去两三步之后,木兰又倒回来,将干净衣裳给陈书岩披上,更深露重,她浑身都是湿哒哒的,太容易受风寒。

等做完这些,木兰才往府中跑。幸好所谓的后山其实离王府不远,不一会儿便到了。

“王爷,王爷,奴婢有事禀报。”

跑得气喘吁吁,木兰扑通一声跪倒在宇文向吉门口,心中却有些忐忑,这大晚上的,王爷会不会已经休息,或者会不会真的对她发火之类的。

但转念一想,王爷发怒也罢,本来就是她把正事儿给忘了,才叫陈大人再温泉里边儿待了这么久,以至于直接晕倒。屋里没有动静,木兰又壮胆再叫一声:“王爷,是陈大人出事儿了。”

果然,房间里有了动静,而且是宇文向吉亲自走出来,声音带着睡意的朦胧还有一丝丝怒气:“怎么回事儿,不是早就让你去后山池子看看么,现在都几个时辰过去了,陈书岩能出什么事?”

“回王爷,是奴婢疏忽大意,一时间给忘了,所以……”

“行了,先说陈书岩到底怎么了。”宇文向吉不耐烦地打断木兰,眉头皱起都足以夹死苍蝇。

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木兰维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已经做好被呵斥的准备,不想宇文向吉无心记挂她,衣角翻飞便已走远,耳边只传来一句“将府里的大夫请来候着”。

看到倒在温泉旁边的人潮红的脸颊的时候,宇文向吉内心闪过一丝愧疚。

虽然只是吓唬她,并且回府之后便叫人半个时辰之后就跟她送衣服去,但这个结果,宇文向吉还是把责任落到了自己肩膀上面。

一把将人打横抱起,这一会儿,宇文向吉不只是觉着陈书岩身子轻,而且还很软,骨架也不大。

该不会真的是女人?

宇文向吉施展轻功,起起落落之间很快便回到府中,这过程中陈书岩感受到夜风清凉,不断往他怀里缩弄得宇文向吉有些不舒服,但也任由她这样去了。

“肚子好痛。”

陈书岩迷迷糊糊睁开眼,意识还没有来得及恢复,就觉着腹痛不止,难受得很。

宇文向吉只当她是受寒而痛,一心往她暂住的房间走去:“马上就到房间了,你且忍着。”心想若不是本王将你扔下去的,这时候才没功夫管你,大半夜扰人清梦,真是个大麻烦。自找来的麻烦总是叫人无奈又不能扔开。

于是宇文向吉几乎是将陈书岩扔到了床上,一旁的老大夫连人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就开始诊脉。

屋子里只剩下陈书岩有些迷糊的嗓音,不断地呼痛,断断续续却又无比清晰地落入了宇文向吉耳中。

自己对她似乎有些紧张过头了。意识到这一点,宇文向吉的脸色不太好,见大夫半天没个结论,心中更是不耐,出言打断:“徐老,这人到底如何了?”

“王爷莫急,让老朽再试试,这位公子脉象有些奇怪啊,浮而带滑,受了风寒脉象浮大可以解释,可是为何……”

“徐老,他腹痛。”

宇文向吉脑海里面再次闪过自己无意间的猜测,还有方才抱着的陈书岩柔软的身子,这些讯息无一不再证实着他的猜测。

难道?

这人倒是有胆量,做出这般前无古人的举动。

宇文向吉招手,示意徐老到自己跟前,低声说道:“或许这位并非公子。”

“老朽亦是如此断定的,腹痛再加上脉象滑数,大抵是葵水将至,还请王爷叫人做好准备,老朽这就开药方。”徐老是府中久居的大夫,跟宇文向吉认识多年,知道有些事情需要保密便绝对不会张扬。

宇文向吉对他也较为放心,点点头,转身对木兰吩咐道:“待会儿你拿着药方去库房取药,不,先给她换上干净衣裳,免得风寒更加严重。”

他对女子葵水一事并非毫无了解,只知道这几日恐怕陈书岩什么也做不了。

等木兰给陈书岩换好衣裳,宇文向吉才再次进屋,见木兰动作迟缓时不时转头看向陈书岩一副吞了脏东西的表情,他不禁有些好笑。

怎的陈书岩挑个侍女也跟她差不多,看起来傻乎乎的。

“醒了?”

陈书岩见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又见自己换了身衣物便知道瞒不住宇文向吉,躺在床上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可惜宇文向吉素来不安套路出牌,他只是走到床边。

风轻云淡开口:“好了,咱们现在是统一战线的人,合作愉快。”

“我有答应你什么吗?”一激动,陈书岩干脆连敬称也不用了。

“你以女儿身考取功名,本王对你这么做的目的没有兴趣,不过本王要帮你瞒着皇兄和世人,这也算是欺君大罪吧。你总该回报点什么。”

还能有什么可回报的,宇文向吉比她官职高,比她富有,比她肆意潇洒,除却上一次要她站到他身后一事之外,陈书岩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作用。

一旦答应,就真的摆脱不了这个人了。陈书岩很是认真地看着他,一番纠结之后还是点头:“好。”

这个秘密交换一时忠诚,似乎也不错。宇文向吉笑着站起来,手里没了折扇显得有些不自然。

“这几日你好生在府中休养,皇兄那边本王去说一声便是。”

等等,方才……宇文向吉是在关心她?

陈书岩有点懵,可随之而来的疼痛感如同潮水一般,再次将她的意识给摧毁掉。

“木兰,怎的还没有煎好药,你家大人我快要被疼死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