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贤者的问答》我的贤者大人 穿越文 贤者的问答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0-07-26 18:04:06

《贤者的问答》我的贤者大人 穿越文 贤者的问答小白文 已完结

《贤者的问答》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酱香炸鱼薯条 分类:奇幻 主角:格雷,多南尔赫

酱香炸鱼薯条新书《贤者的问答》由酱香炸鱼薯条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格雷,多南尔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5个20,还玩吗?” “换百面骰吧,比谁小。” “7个1,还玩吗?” “再试试,换扑克。” “抽牌,4个2带俩王,还玩吗?” “这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个20,还玩吗?”

“换百面骰吧,比谁小。”

“7个1,还玩吗?”

“再试试,换扑克。”

“抽牌,4个2带俩王,还玩吗?”

“这次换人生游戏。”

“你破产了,欠我两个亿,还玩吗?”

......

面对一次也没输过的对手,绿袍青年的心态也渐渐爆炸开始上头,终于放弃寻找格雷出千的破绽,但求最后能以自己的胜利结束这整场游戏。

他急中生智,终于想出一个完美无缺的游戏,遂用手指蘸酒在木桌上画了一幅神秘的图画。

“这次换我画你猜,只要我不承认你就赢不了。”

格雷苦思冥想,最终只得放弃,自暴自弃式的随口一说:“我猜你画的是自己7岁那年偷喝了祖父的珍藏美酒结果当晚尿床时的痕迹,这是你永生难忘的耻辱。”

青年猛地拍桌而起:“大师!”

“我真猜对了!?”

“你能替我保密吗?”他捂着脸说道,“我愿意付给你50金币。”

格雷微笑:“哪件事?”

青年松了一口气,心中暗叹自己多心,这些人明显不知道自己身份。

不过覆水难收,他从怀中掏出钱袋开始数钱,并且开始希望自己这趟出门带的零花钱够用。

“你可不可以明说呢?”格雷见状急忙追问,“偷喝与尿床哪件事需要保密?”

“双......双倍的封口费!”

格雷选择见好就收,再玩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而且他真不知道对方是谁没地方敲诈去。

闹剧结束之后,青年才正色道:“你一定是位施法者,否则不可能半天都没让我抓住出千的破绽,鄙人不才是个法师学徒,能为我讲讲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格雷沉思片刻后,自己也有些不确定地答道:“保持胜利的秘诀就是保持对游戏的热情,以及耳聪目明收集足够多的情报?”

“你这不是决定论嘛,世界与人心都是混沌的,凡人又怎能测定一切?”

“我可不是决定论的支持者。”格雷在几秒钟前才刚听说这个单词,“但多听多看多思的确有助于保持优势。”

“你甚至算到骰子撞木缝强行出20、扑克一手同花带炸弹、人生游戏次次拿增益、以及我十几年前的黑历史?”

“哦,这些都是靠运气。”

金发青年不知第多少次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再度掀桌。

“算了,我本来也不打算刨根问底。”青年摇了摇头,“身为高贵的施法者,却沦落到不得不靠诈赌为生,想必你很是拮据吧。”

也可能是我爱好特殊,格雷暗自吐槽。

格雷明白对方这是认定他出千了,但他靠运气的说法确实也毫无说服力,哪怕连他自己都无法接受。

暂且就当这是游戏之神唯一信徒的新手福利吧。

“我现在有个相当适合你这种长于游戏的施法者的工作,或者说是游戏,不知你意下如何?”

面对着青年那劝诱的语气,格雷不假思索便给出回应:“我拒绝,参与权贵者的游戏会导致我深陷纷争。”

这与他所期待的安稳生活有所冲突。

“我托索·德·多南尔赫以人格与家族荣誉向你担保,我真的仅仅是需要一个游戏专家,这个游戏也不需要任何人冒着生命风险参与。”

“呵。”

格雷轻笑一声,平民出身的他并不太相信王都贵族,更是无法理解他们口中那些人格、荣誉等等复杂概念的意义。

对他来说这些东西就像河水中看上去光滑洁白却又本质平凡的卵石一样,毫无用来担保的价值。

“而且我会以《子虚之赋》的抄本作为报酬,任何施法者都明白这本书的价值,我相信没有立志魔法之道的人会拒绝。”

格雷确实不懂这本书的价值,但子虚……难道是传说中那个不能提及名字的法师的代号?

对此格雷倒是有所耳闻,在童话中是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望向青年,从他的眼神中看出坚定的神情,借此猜测对方所言非虚。

放弃有可能存在的危险,慢慢寻找学习魔法的机会。

还是接受未知的挑战,迅速接触魔法从而达到目的?

“我已经完全地了解了,那就试试看吧。”格雷终于下定决心道,“听好,无论双方实力差距何等悬殊,但凡对抗性质的‘游戏’就没有其中一方百分百获胜的道理。”

哪怕对抗双方分别是太古生命龙与刚满周岁的幼儿,一旦这对抗的性质被定义为“游戏”,即便是刚出生的婴儿都有可能击败传说中的巨龙。

而作为游戏之神的信徒,格雷就是负责将这个无限接近0的概率提高的人(俗称黑哨),至少他相信自己应该试着挑战一下。

“所以呢就算有我帮忙你也最好别觉得自己稳赢了,把这个游戏的具体情况尽可能多地告知我吧,托索。(但如果我觉得风险太高,就得连夜跑路鸽掉你啦。)”

“这是自然,希望你能够仔细理解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眼见对方接受邀请,托索开始将“游戏”的细节娓娓道来——这一切还是得从昨天发生在贵族区的惨剧说起。

突然出现的怪物一刻钟不到便几乎摧毁了小贵族们的全部防御,紧随其后的就是疯狂地烧杀抢掠。

所幸王国派来的军官发现银制武器能够克制怪物,当晚这些怪物就被尽数击毙,而多南尔赫家族幸运的成为袭击过后硕果仅存的家族之一。

但他却没想到直到这时他们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有部分幸存贵族产生了点奇怪的想法。”说到这里托索压低了声音,“他们联名上书想要回祖辈招募私兵的权利。”

格雷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要知道正是官方卫兵不足(虽然足了也没用)并且贵族们没有防护力量才导致他们损失惨重,从人情的角度来说这属于贵族的合理诉求。

“他们完全就是疯了!现在贵族区那些贵族祖上都有点……不光彩的过往,而你也知道奥斯王国百年前就废弃私兵制强推采邑制,在这当口联名上书都算不上是在火中取栗,纯粹是在作死!”

“嗯嗯。”格雷点了点头,“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比起私兵制的确是个很有创意与可操作性的制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