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尊被我拉下了神坛》让我拉下拉链 免费阅读 神尊被我拉下了神坛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8-01 18:05:26

《神尊被我拉下了神坛》让我拉下拉链 免费阅读  神尊被我拉下了神坛女王受 连载中

《神尊被我拉下了神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素雪嘉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南宫瑜,翊妃

主角叫南宫瑜,翊妃的小说是《神尊被我拉下了神坛》,它的作者是素雪嘉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德全,把人带上来。”南宫瑜开口。 侍卫带上来一个半死不活的太监。 “自己说。”南宫瑜冷冷的说。 “奴才是御膳房打杂的,是皇后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德全,把人带上来。”南宫瑜开口。

侍卫带上来一个半死不活的太监。

“自己说。”南宫瑜冷冷的说。

“奴才是御膳房打杂的,是皇后身边的宫女给了奴才一包银子和一瓶药水,让奴才将药水放在翊妃的早膳里,奴才贪财便接了这活,奴才该死,奴才不该为了银子做这样的事,请皇上饶命。”那小太监哽咽着说。

“皇后娘娘你为何要害臣妾的孩儿,你可真是狠心,那也是皇上的孩子,请皇上为臣妾做主。”翊妃说着便往我身上扑,被星桃拉住了身。

“翊妃坐下。”南宫瑜沉着声。

“皇上,那也是您的孩子,是个男孩。”翊妃哭的伤心欲绝。

“朕会为你做主。”南宫瑜看着趴在地上的小太监说:“你说是皇后的宫女,是哪一个,给朕指出来。”

“她给奴才银钱时一直用丝帕遮着脸,不过奴才看见了她手上戴的手镯,奴才认得那手镯,奴才只见过皇后娘娘宫里的人戴过。”

我的脑海里早已一片空白,我看着殿里的众人,都在窃窃私语,都在暗自窃喜。

我睁着眼看着南宫瑜,想从他的眼里看到一丝信任,可他的眼除了冷冽,什么都没有。

“哦,那你指出来。”南宫瑜又说。

那小太监看了看殿里的众人,指着轻雪说:“是她,就是她给奴才的。”

轻雪扑通一声跪伏在地上。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南宫瑜看着轻雪。

“都是奴婢一人所为,与娘娘无关,皇后娘娘平日待奴婢极好,是奴婢看翊妃娘娘对皇后娘娘诸多不敬,奴婢才会为了报答皇后娘娘的恩情做下这等错事,请皇上责罚奴婢。”轻雪跪在地上镇定自若,她的这段话就像是早就准备好的。

“你胡说,本宫与你无冤无仇,若不是皇后娘娘指使,你一个奴才会做这种事。”翊妃气急败坏的站起身。

“拖出去用刑。”太后拍着扶手,神色狠戾。

轻雪被带了出去,我还处在震惊中,我觉得眼前的人都变得模糊不清,她们都在开怀大笑。

“皇后,你的宫里出了这样的事,你怎么看。”太后看着我冷冷的问。

“轻雪……轻雪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她不会的。”我起身跪在地上无力喃喃自语。

“皇后娘娘,臣妾看轻雪定是受人指使才会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欣妃冷笑了一声。

“是啊,皇后娘娘,轻雪只是个丫鬟,她与翊妃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翊妃的孩子?”魏嫔也说的阴阳怪气。

林嫔虽未说话,眼里却也是欣喜不已。

真是墙倒众人推,原来大家都想我死啊!我轻轻的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我看向南宫瑜,我绝望的摇了摇头,而他,不为所动。

“皇上,轻雪招了。”德公公进来。

“带她进来。”南宫瑜说。

侍卫将轻雪带进来,她浑身是血,面色惨白。

“奴婢招供,是皇后娘娘指使奴婢这样做的,她看翊妃平日里骄傲自大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这次翊妃怀孕更是对皇后娘娘冷嘲热讽的,皇后娘娘才会让奴婢对翊妃下手教训的。”轻雪气息微弱,轻轻的说。

我听完她的话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而她也看着我,眼里全是无可奈何,她朝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便什么都明白了。

“大胆沈微雨,谋害皇嗣,还不认罪。”太后看着我,言辞激励。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针对我的,目的就是将我从皇后的宝座上拉下来,顺便有由头向护国公府下手,我心想,最终还是我连累了护国公府。

我忽然就笑了,笑的眼泪流了出来,我用嘲讽的眼看着南宫瑜说:“这一切都是臣妾咎由自取,还望皇上不要责怪护国公府。”

“你仗着自己是护国公府的嫡孙女,做出这等下作事,还指望护国公府能逃脱干系。”太后厉声的说。

“是啊,护国公府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

“灵云,将我的皇后印鉴拿出来。”我沉着声说。

很快灵云便从内殿出来,将皇后的印鉴递到我手上。

“不知皇上要怎么处置我呢?是赐死还是打入冷宫。我猜是打入冷宫吧!毕竟我活着才能威胁祖父和几个哥哥。”

我看了看手里的印鉴,看着幸灾乐祸的众多嫔妃,笑了笑说:“你们肖想许久了吧!那就看你们谁的手段更厉害能得到它了。”

我将手里的印鉴交个德公公,德公公面露难色的看着南宫瑜。

“收下吧!你还指望着我拿着皇后的印鉴去冷宫,那不成了大周朝的笑话了。”

德公公接过印鉴,我站起身。看着满殿神色各异的人说:“戏看完了,还不都回去举杯庆祝。”

“哦,对了,我可没疯,我从来都没有这般清醒过。”我看着南宫瑜浅浅的笑了笑,我竟然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隐忍和痛苦。

我想一定是被泪水模糊了双眼看错了。

“来人,将这两个奴才拖出去乱棍打死。”南宫瑜看着瘫在地上的小太监和轻雪说。侍卫进来拖着脸色惨白的小太监与轻雪出去了,自始至终我连那小太监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真是可笑至极。

“都回去吧!”南宫瑜又出声。

“皇上,您不能就这样放过沈氏,她可是害死了我们的孩子。”翊妃哭哭啼啼的说。

“真的吗?翊妃你确定那孩子都已经成形了吗?我记得你还没满三个月吧!你的孩子长的可真快。”我看着翊妃似笑非笑。

“你什么意思,难道太医还能骗本宫不成。”翊妃眼神闪了闪。

“没什么,就是觉得奇怪。”我盯着她看。

“皇上……”翊妃拖着尾音叫了一声南宫瑜。

“都回去吧!母后也回去吧!”南宫瑜冷冷的说。

太后起身看了我一眼,便离开了正殿,其他人也都陆续离开。

我走向内殿,看到我快要绣完的麒麟锦缎,自嘲的笑了笑,我拿起一旁的剪刀从中间剪开,而后将剪刀丢在一旁的地上。

穿过内殿,我来到寝殿,拿起包裹放在梳妆台上,我打开我的首饰盒,拿出南宫瑾送我的步摇和银针放在包裹里,我看到了一只金钗,我忽然想起我入宫那日祖父将这金钗交给我,说除非我遇到性命攸关的时刻才可打开,不然千万别打开,我想现在就是我性命攸关的时刻吧!我将金钗也装进包裹里,最后我看到了母亲送我的护身符和耳环,我将它们都装进包裹。

装完后我取下头上所有的饰品,放在首饰盒里,然后摘下那日南宫瑜替我戴上的玉镯,放在桌子上。

南宫瑜一直站在我身后,他没有说话,我亦没有。

“灵云,帮我拿几件轻雪的衣裳进来,反正她也用不着了。”我对站在寝殿门口的灵云说。

“小姐……”

“去吧!”

“不知皇上容不容许罪妇带几件自己的东西。”我看着包裹里的东西问南宫瑜。

南宫瑜盯着桌上的玉镯,许久都未曾开口。

“是罪妇僭越了,都是贵重物品,让皇上为难了。”说完我将包裹向后推了推。

“雨儿,你不必如此。”南宫瑜低着声说,他将包裹重新拉了过来,将玉镯放在里面。

灵云拿着衣裳进来,我接过衣裳,拿出一套,其余的都装在包裹里,然后又将玉镯取出,我看到桌上的团扇,是念青送我的,我拿起来也放进包裹里。

“皇上能回避一下吗?”我看着手里的衣服说。

“我们是夫妻。”

“皇上说错了,我们曾是夫妻。”我浅浅的笑了笑。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叹了口气,解开腰带,脱去外衣,然后将轻雪的衣裳穿上。

我将包裹打了个结,最后看了一眼这个我才住了一年多的地方,我想我一定是史上任期最短的皇后。

我想替护国公府求情,可我知道求了也是徒劳。

我看着灵云说:“灵云,照顾好自己。”

“小姐……”灵云的眼神闪闪了闪。

我拿起包裹离开了寝殿,离开了内殿,离开了正殿,来到院子里,最后看眼我的杏树离开了凤仁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