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等到的永远,是你》等到雾霭散去的那一天 帝王攻 等到的永远,是你cp

更新时间:2021-01-09 10:02:32

《等到的永远,是你》等到雾霭散去的那一天 帝王攻 等到的永远,是你cp 连载中

《等到的永远,是你》

来源: 作者:老八豆腐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汲言,伍信斐

新书《等到的永远,是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老八豆腐,主角汲言,伍信斐,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汲言瞪了他几秒,收回视线,继续沉迷在她的书中。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汲言瞪了他几秒,收回视线,继续沉迷在她的书中。哪知,remember还不放过她:“看书的时候不要离得那么近。”

汲言觉得生无可恋:“我就想能离我近点看得清楚点。”有完没完啊。

“近视了?”

汲言一口否认:“没有。”

“搞电脑的多少都会有几个近视的,你运气倒是好。”语气中略带质疑,因为她的反应过快。

汲言郁闷:“你能不能对我的职业不要用那么俗的称谓,我那是IT!IT!我是女孩子,比别人细心会预防,会滴眼药水,要是特殊情况会带护视镜。”

“你倒是有先见之明。”

“同行的不是不懂,只不过大多数都是男人都不会在意,直到度数越来越高,高到需要手术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这些麻烦的细节有多么重要,我不想跟他们一样到那种地步再去担心和紧张,所以宁愿麻烦。”可也是因为担心和紧张后果才会选择麻烦的。

“所以为什么你在这些问题上能坚持,其他方面的又不行呢?”比如说躺着看书的坏毛病。

又绕回去了,汲言不理他。

他凑近汲言:“漫画就这么好看?”

汲言推开他:“好看啊,你别打扰我了,最近事多,我都漏了好多章没看呢。”

Remember觉得有些眼熟:“这是不是你小的时候看的那个?”

“嗯。”

Remember感叹:“那么多年了,还真是始终如一啊。”他一直知道,她就是这样的人,对喜欢的一定会坚持到底,对感情,也不用说了,所以,他才什么都没有做。

汲言敷衍:“嗯。”

Remember继续招她:“这还没完结呢?”

“嗯。”略带不耐。

“这次去哪儿租的?”

汲言终于有了反应,转换成一副傲骨的模样,把书递到remember眼前:“我这书新的你没看到呢?我已经不租了,我买得起了。”

Remember哭笑不得:“行行行,别生气,我就开个玩笑。”

汲言强调:“我已经不是那个只会去书店蹭或者租的级别了,买得起。”

“看来你对那个时候还是很介意的。”

“我那个时候是平民阶级,没少受书店里那些人的白眼。”

“你光看不买,人家不给你白眼才怪呢。”

“我看的都是别人撕开包装翻旧的了。”

“可人家撞到了你撕包装。”

“那是我不小心的,而且我不是买了吗?”

“纠正一下,我买的。”

“后来你还不让我去那家书店了。”

“咋,还想被欺负呢?”他当时有事,把她留在书店里,后来回来接她的时候看到她被店员拉扯推搡着,说话还不中听,她解释道歉没人接受,快要急哭了,他恼怒得大吼他们,然后拉着她去结账,结完账之后把书扔给他们,他们不解地看着他,他趾高气昂不屑地说:“这本书比较适合你们,它的内容是你们所缺少的,看你们的年纪应该还看得懂字视力也没下降。”然后拉着她大喇喇潇洒地走了,不管身后的叫骂声与羞红脸,而书是汲言还没来得及看随手拿的——《端正自身的态度与教养》。

“我是打算捣乱去,不能白白被欺负不是?”对于这件事,汲言也是有印象的。

“都说女人记仇,你也不例外。”

汲言飞一个眼刀过去:“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没听过这句名言吗?”

“你这脸皮。”

“虽然他们人不怎么样,但是书是真的多,还挺全的。”汲言平价记忆中的印象,还觉得有些惋惜。

Remember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嗯,多是多,只不过,倒闭了。”

汲言一惊:“不会吧,那家店口碑不错啊,好多人去的,为什么啊?”

“经营不善呗。”

“我每次去都那么多人,这样还经营不善?”

Remember努力回忆:“好像是卖盗版侵权还有偷税漏税吧。”

“你记得还真清楚。”

“我只记得这些,还有其他的罪名。”

汲言睁大眼睛:“还有?”光是这些都能让这个店倒了吧,这书店胆子也是忒大了。

伍信斐听着有什么隐情,问他们:“那家书店叫做什么?”

这一问,倒是把汲言问住了,努力回想,最终放弃:“不记得了。”

“经常去还不记得?”

“我只是那两个月里常去,而且我一般进店只记方向不记店名。”

伍信斐忍不住吐槽:“方向?你这一说我还真是对你的方向感不敢恭维呢。”

汲言白皙的脸一红,脑海中想起某些片段:“都陈年旧事了,你咋还揪着不放呢?”

梁曦睿听了有一会儿了,听着好像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什么事?”

伍信斐来了兴致:“我跟你说啊。”

汲言想要堵住他的嘴,奈何不是对手。只能放任他继续:“那会儿啊,我们在外面玩或者吃东西remember叫她,结果她十次有九次迷路,不过一般也不会走远,就有一次她居然出市了。”

汲言辩解:“我是按你们描述的去的。”

“我们没说在别的市啊。”

汲言被堵,无奈自个儿郁闷去了。

梁曦睿:“那后来呢?”

伍信斐饶有兴致:“后来?后来我们为了去找她,取消了野餐游玩。因为她不认识地方,我们为了找她托了当地的朋友同学帮忙找,结果她倒好,一点都不着急,找到的时候悠哉地在一群大爷里看他们下棋。”

“那你们叫我在原地不要乱跑啊。”都那么听话了还要被训。

“那你没事跑人群里,我们怎么找?而且我们在附近叫了那么多声你也不应。”

“他们嗓门大,我没听到嘛。”

“你知道人嗓门大还不找个显眼的地方让我们看到?”

“大晚上的,我被拐卖怎么办?”

“你在一群大爷里就安全了?”

“那总比一个人安全吧。”

她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伍信斐没和她继续争:“后来回去的时候太晚了我们坐的大巴车,我们都觉得被这事弄得七上八下,找到了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她倒好,倒remember身上睡得那个香啊。”

“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待了那么长时间,神经紧绷着,好不容易和你们汇合了放松了睡着很正常啊。”

“可你到了还赖着不愿意下车,眼睛都没睁开,我们死拉硬拽都没用,在司机师傅的笑话中把你给背回家的。”

“又不是你背的我。”

伍信斐指着不吭声的remember:“这小子因为担心你,心不在焉被车撞了,你还认生不让我们背,耍性子非要他背。”

汲言也是后来才从他们口中知道这事的,当时她愧疚啊,所以那段时间就对remember有求必应。

“最重要的是回去后,我们都被臭骂了一顿,以后但凡叫她出去玩什么的,一定亲自去接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