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七日皮》七日皮肤限免卡 耽美狼 七日皮SM

更新时间:2021-02-18 10:02:45

《七日皮》七日皮肤限免卡 耽美狼 七日皮SM 连载中

《七日皮》

来源: 作者:木柒少爷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风国,夏幽

经典小说《七日皮》由木柒少爷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风国,夏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卷三魔气入梦破封印情意绵绵七日皮 “母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卷三魔气入梦破封印情意绵绵七日皮

“母后,您不必自责,即使您不说,我也希望您能照顾好小糖糖,他日后长大了就不必告诉他生母是谁了。”

“鱼儿,母后对不住你们娘两。”说着跪了下去。

小鱼儿将她扶起,从脖子上解下那枚墨紫令牌项链放到夜夏幽手中,念道:“我也没什么能留给他的。这项链既然是妖王的,那就给他戴着吧。”

夜夏幽接过来,攥在手中,早已哭成了一团。

“你怎么能将这东西取下来。”说着将墨紫令牌的项链又挂在她脖子上。

从母后处出来去往清玉殿的路上被夜罗刹拦住,想必刚才的话他都听见了。

“放在我身上也无用,留给小糖糖做个念想。”

“你会没事的。父王会保佑你的。”

“罗刹,希望你和修罗好好待小糖糖。”

“会的,那是小爷的亲生孩儿。你怎么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还等着你一起去开家冰糖葫芦店铺。”放心,就算明天和你一起死在剐妖台上我也要拼死救你。

“谢谢。”小鱼儿拥住他。小糖糖就真的拜托了。

“我可以亲你一下嘛?”夜罗刹一脸认真。

小鱼儿红了红脸,默默低下头。最后一面,许他吧。

夜罗刹弯下腰,低下头在小鱼儿的嘴唇上点了一点。小鱼儿睁开眼,发现夜罗刹竟然涨红着脸望着她,亦羞红一片,不敢抬头看他。

夜罗刹却一把截住小鱼儿低下去的头,修长好看的双手捧住她的脸,亲吻起来,如火如荼,如胶似漆。

“你......”小鱼儿反抗的话语细碎如缝隙婆娑的月光,呢喃不清陷入夜罗刹的狂吻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鱼儿觉得自己都快窒息了,夜罗刹才将她放开。

“内(你)......”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根本就吐字不清,双唇肿肿的、脸红红的、气喘吁吁的,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这么深情炙热浓蜜的深吻。算了,反正都是最后一面了,就由他一次。

夜罗刹也是不停的喘着粗气,呼吸新鲜空气,吻着小鱼儿的时候让他想起了在藤球里的那一夜,原来,他也如今日这般如此深情的吻着她。

过来铭玉道长这边已是深夜。

“师父,您赐死小鱼儿吧。”小鱼儿俯首于地,决绝的恳求道。整个太清山能做这件事的人恐怕只有铭玉道长她的师父了。

“小鱼儿,你为何这般......”本来铭玉道长的意思是将小鱼儿交给天界,毕竟当初也是天界交由太清山看管。如今天界已知小鱼儿五识已通,云霄门失职在先,包庇隐瞒在后,追究起来,事可大可小,小的话最多惩罚他这个掌门,可大呢?他是云霄门的掌门,万年基业毁在他手里,不飞化成仙魂归阴曹,他如何跟列位祖辈交代,如何对得起云霄门万千众徒,云霄何在,太清何在。

“师父,不能再耽搁了。若小鱼儿被抓去天界。玉面王、绮珠姐姐、归珀、夜罗刹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虽然小鱼儿没经历过什么战争浩劫,但小鱼儿已不想他们众人再为我涉险。”她是这么想的,在玉面王告诉大家天界又要捉她回去残害时,她便下了这决心,唯有她死,才可以真正不伤害这些人。

“小鱼儿,你让为师如何忍心伤你这无辜之人。”冥界、妖魔界、人界和天界厮斗起来,肯定是生灵涂炭、万物疮痍。小鱼儿如此大难之前虽不是想的众生却也顾全到了亲爱之人。这更让铭玉无从下手。

“师父,来不及了。您动手吧。”小鱼儿一遍遍的催促着铭玉道长,视死如归。

大约过了一炷香之后,铭玉道长右掌立于胸前,拂了拂拂尘道:“无量天尊。”

遂站了起来,将小鱼儿扶起,从自己头上将别发的那枚白玉雕铭文的束簪取下来,站在小鱼儿身后,抓了她几缕长发在脑后盘了个丸子别上了铭玉簪。

“师父?”

“你既已喊我一声师父,就是我太清山云霄门的徒弟。师父无能虽不能护你周全,但亦不忍伤你。这簪是我得道时你师公给我亲自从极北之地寻得璞玉雕琢秘练而成。它能隐去行踪掩去气味。你自要紧佩戴,为师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师父?”

“小鱼儿,随我来。”

小鱼儿抬手摸了摸那支凉兮兮的铭玉簪,跟着师父一同去了藏宝阁。

师父从一古箱子中取出一套火红色的衣衫让小鱼儿换上。又捡了一块包袱找了些银两珠宝放了一把精致的小匕首并一些干粮之类的东西一起卷在里面递于小鱼儿。

“师父,这是?”衣服穿着多少有些大。

“这是你祖辈清流仙子(仙子是对死后清流的尊称)的遗物。大是大了点,不过这火红色穿着还算好看。其他一些东西逃命路上有用。希望你福大命大,寻得一个容身之所。”说着替小鱼儿理了理衣服,折了几折挽在手腕处。

不知何时,风子墨进来这藏宝阁,瞅了瞅铭玉道长和小鱼儿径自将厚厚捆成一沓的符咒放在她的包袱里。瘪瘪的包袱瞬间膨胀沉重起来。又将一块绣着金线风字模样的玄黑手帕交由她怀里,道:“这是我们风国独有的象征,日后遇着什么风险,别忘了去风国找我。”

此刻的小鱼儿很想哭,但是风子墨曾经告诉过她,她也可以选择不哭,不是不尊重他人,不是自己不够煽情,而是自己内心足够强大,可以抛弃这些外相。

可她还是想哭,身上背着沉沉的包袱一把抱住风子墨,这四年的时间里她混沌时他还谆谆诱教教她写字,帮助她开导她,虽然他左耳耳朵上那不可磨灭的伤疤不是她的错,但也很为之自责。

“好了,时候不早了。赶快上路吧。”

原来师父不忍杀她,瞒着众人私放她去逃命天涯。如此大恩大德,小鱼儿伏地磕了三个响头。

想想前不久众人送走了白皓辰,如今却只有师父和风子墨送自己。不免有些伤感,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