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重生之出道即巅峰 第5章 蘑菇屋走出的国风音乐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69文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重生之出道即巅峰 第5章 蘑菇屋走出的国风音乐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69文

发布时间:2020-04-25 06:06:5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陌笑君殇 状态:已完结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由网络作家陌笑君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彭彭,王铮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黄老师,你有儿子吗?” 大华吃着黄羸做的炸酱面,突然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中问道。 “没有啊,我有两个女儿。” 黄羸虽然不明白大华为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 免费试读


“黄老师,你有儿子吗?”

大华吃着黄羸做的炸酱面,突然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中问道。

“没有啊,我有两个女儿。”

黄羸虽然不明白大华为什么这么问,还是认真回答他的问题。

“那这些,我做你的儿子好不好!”大华再次一本正经的对黄羸说道。

“……”

原本还以为是什么事,结果是大华竟然要因为一碗面而认一个爹…

“大华,你忘了吗。黄老师是有儿子的。”司彦突然神秘兮兮的对大华说道。

黄羸听了疑惑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个儿子,何璟则是看了看黄羸,又看了一眼正在摄像的镜头,有些担心的看向司彦。

“彭彭呀,梓枫是黄老师闺女,而彭彭是梓枫哥哥,那彭彭不就是黄老师的儿子吗。”

司彦若有其事的忽悠大华。

大华懵懵的看看梓枫,又看看彭彭,最后不确定的看着司彦。

大华不知道,其他人听到司彦的解释后纷纷向他投来一阵白眼,我信了你个鬼…

其实这件事还得从节目立项的时候说起。

《向往的生活》立项后,六个人约在一起见了一面,当时是大华跟彭彭先到的。

后来梓枫来到之后,就跟彭彭打招呼叫了一声“哥哥”。

然后在彭彭的“解释”下,大华就一直误会了两人的关系,以为梓枫就是彭彭的亲妹妹。

而等黄羸过来,梓枫又叫黄羸“黄爸爸”,大华对这些关系就更糊涂了。

所以哪怕到现在,司彦用这件事忽悠大华,大华还是傻傻分不清。

终于还是何老师不忍心看着大华被司彦给忽悠,耐心给大华讲清楚把他们的关系。

吃完饭,何老师叫上梓枫一起把碗筷给收拾了一下,然后大家一起坐在竹亭里吹着凉风。

大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屋把小提琴拿了出来,大家一起聊着天,他安静的拉着小提琴。

司彦也不说话,默默的看着大华演奏,大华不愧是伯克利音乐学院毕业的,演奏水平真的很高。

很庆幸在记忆里,大华第三季的时候能够找回自己的初心,虽然退出录制是一种遗憾,但同样也是一种成长。

大华演奏完,看着大家意犹未尽的样子,感觉很满意。

因为自己的演奏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同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

大华注意到一直在关注自己的司彦,起身来到司彦的身边。

“彦哥,我见你也带了几件乐器,你要不也来一个吧?”

大华有些期待的看着司彦,倒没有别的意思,他是知道司彦会乐器的。

而司彦虽然没正式出过专辑,但是在他的很多电影电视剧里,都有演唱过主题曲,歌坛对他的评价还是很高的。

司彦考虑了一下,起身向室内走去,拿出来他这次带过来的古筝。

看到司彦拿出来古筝,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他身上。

“大家不要这么看我,既然是向往的生活嘛,不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闲下来聊聊天,唱唱曲,不是挺好的嘛。”

“之前拍《归去来兮》的时候,在栖霞山上曾经有灵感写了一首歌,还是比较适合用古筝弹奏的。”

“昨夜同门云集推杯又换盏

今朝茶凉酒寒豪言成笑谈

半生累尽徒然碑文完美有谁看

隐居山水之间誓与浮名散”

随着古筝的弹奏,一句句如诗般的歌词,配合古筝的悠扬。仿佛为在做的所有人揭开了一幅壮阔的山水画卷。

“湖畔青石板上一把油纸伞

旅人停步折花淋湿了绸缎

满树玉瓣多傲然江南烟雨却痴缠

花飞雨追一如尘缘理还乱”

淡然的出尘之感,别样的相思之绪。剪不断理还乱,原来一首歌也可以这样演绎的如诗如画。

“落花雨你飘摇的美丽

花香氤把往日情勾起

我愿意化浮萍躺湖心

只陪你泛岁月的涟漪”

随着副歌部分的出现,便仿佛感受到一幅柔美的江南烟雨图,愿守的田园归隐,只为你一人耳。

“古木檀香小筑经文诵得缓

锦服华裳一炬粗袖如心宽

林中抚琴曲委婉群山听懂我悲欢

泪如雨落才知过往剪不断”

檀香小筑,悠悠丝竹,心意寄情与山水之间,纵使往日多少繁华,也抵不过内心的宁静。

“落花雨你飘摇的美丽

花香氤把往日情勾起

我愿意化浮萍躺湖心

只陪你泛岁月的涟漪

落花雨你飘摇在天地

晚风急吹皱芳华太无情

我愿意化流沙躺湖堤

只陪你恭候春夏的轮替

落花雨谁深藏山水里

落花雨谁深藏在我心”

落花雨的诗意沉吟,透过一片片山水烟气,让我们看到处世的淡然,归隐的思念,内心所对生活的向往。

(个人观点,最后的两句不见得是爱情,其实应该是欲图归隐山水但终究割舍不下的孤独。最后的两句就像是在一遍遍的问自己,到底为什么放不下。)

随着琴音的最后沉寂,司彦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原本只是因为终于体验到《向往的生活》,看到周围的山村景色,让他想到了记忆里许嵩的《山水之间》。

却不想竟然沉浸在这种诗意当中。

不得不佩服许嵩的文采,难得的能够专心做音乐的真正音乐人。

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出名后歌曲免费,不接广告,不接代言,不上综艺,不理会周围的是是非非,只做自己的音乐。

不管是他的中国风音乐,还是后来年龄增长后,他对人生态度的研究所创作的歌曲,慢慢脱离了爱情的生死别离,显得更加成熟,更有内涵。

虽然仍然很多人对他不认同。

不禁想起许嵩在一次采访的时候说过的一段话:有时候,孤独,也是一种美丽。

收回思绪,看着所有人紧紧的盯着自己,把司彦给吓一跳。

“司彦,这真是你创作的?”何璟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何璟跟黄羸两人也都是出过专辑的,自然清楚这首歌的含金量,跟现在一些口水歌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而且,这种全新的曲风,一旦现世,必将在音乐圈掀起一股潮流。

“何老师、黄老师,你们应该能够听出这首歌的不同。在创作的时候,我就在考虑能不能在现代流行音乐上加入传统的东方演奏,比如加入东方乐器,增加传统东方的美感。后来竟然成功了,我目前将这种新曲风给定义为‘国风’。”

“国风音乐?华夏国风,这是一种很完美的诠释。”

黄羸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对于这类新曲风的歌曲用“国风音乐”定义很合适。

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世界设定发生了改变,以前的作品都没有了,国风音乐自然也就没有出现,因此它就由司彦来定义。

“彦儿,既然都给国风下定义了,说明这种曲风的歌创作了不止一首吧,可以的话再来一首怎么样!”何璟在听到司彦对国风的定义后对着司彦说道。

“也好,那这样再来一首《东风破》。”

司彦听到何老师的要求后便答应了,他明白何老师提这个要求的目的。

一种曲风的定义不是你提出就是你的,你得有够分量的作品定住它。

毕竟司彦目前主要还是混的演艺圈,歌手对他只是个副业而已。

司彦经过考虑,最终决定拿出记忆里真正给中国风下定义的作品——《东风破》。

《叶惠美》作为周杰伦的第四张专辑,首度与方文山合作了《东风破》这样一首极具东方风韵的复古作品。

周杰伦《东风破》出现的恰到时机,是中国文化和西洋音乐结构的交流,做了一种平衡的尝试。

便是这首歌正式推开了中国风潮流的大门,所以当司彦唱出这首歌,何璟跟黄羸便知道事情稳了,提着的心彻底放下,专心的投入到欣赏音乐当中。

在这几个人中眼神最热切的就是大华,大华虽然普通话不好,但是对曲子却很敏感,自然清楚这两首歌的好坏。

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有实力的人,在哪里都可以发光发热。

藏在心底许久的想法重新开始萌芽。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响了,是明天的客人!”

外面几个人正聊天,忽然听到屋里的电话响了,大华积极主动的跑过去接电话。

考虑到大华的听觉和语言表达能力,有些担心的司彦叫上彭彭跟梓枫一起跟着大华进了房间。

等三人进屋,大华已经开始跟电话另一头的嘉宾聊了起来。

看到司彦三个人过来,大华立马把手中的电话话筒递给司彦。

“彦哥,客人点的东西太多了,而且说的太快,我跟不上…”

大华一脸委屈的看着司彦。

司彦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从大华的手里接过了电话,跟对面的人沟通起来。

“您好,这里是蘑菇屋,请问您是要点餐的客人吗?”

“呀,是司彦老师吗?”

听到对面贱贱的笑声,司彦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对方使用了变声器,目前也辨别不出真实身份。

不过他心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选。

“我是司彦,您是哪位?”

“司彦老师,我是你们做客的嘉宾“

“那你要点什么菜?”

”我啊?我要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

确认接电话的是司彦,电话对面的嘉宾开始报菜名点餐,但还没说完就硬生生被司彦给打断了。

“岳云飞,我要是把你点的菜做出来,你吃不完,我把你耳朵撕下来。”

上来就报菜名,哪怕用了变声器,司彦也已经猜出来对方是谁。

岳云飞,人称小岳岳,德广楼相声演员,班主郭德云的得意弟子,目前算得上是德广楼的一哥。

前段时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电影选角的时候,岳云飞去过唐朝国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

作者:陌笑君殇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华娱之出道即巅峰》由网络作家陌笑君殇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彭彭,王铮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黄老师,你有儿子吗?” 大华吃着黄羸做的炸酱面,突然在众人不解的眼光中问道。 “没有啊,我有两个女儿。” 黄羸虽然不明白大华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