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南山渡》南山断桥铝门窗质量怎么样 第一章 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 南山渡傲娇受

《南山渡》南山断桥铝门窗质量怎么样 第一章 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 南山渡傲娇受

发布时间:2020-08-01 18:05:0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日暮途遠 状态:已完结

《南山渡》由网络作家日暮途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黛儿,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明嘉靖年间 宁波 林府 夜 今年的梅雨甚是绵长,时进八月也未见消退迹象。 而随着雨水落得久了,人的情绪就不免会变得烦闷起来,就像

南山渡

推荐指数:10分

《南山渡》在线阅读

《南山渡》 免费试读


明嘉靖年间

宁波

林府

今年的梅雨甚是绵长,时进八月也未见消退迹象。

而随着雨水落得久了,人的情绪就不免会变得烦闷起来,就像此时的周楚清,糟糕的情绪已满斥他的胸腔,令他坐立难安,就连呼吸都不如往日顺畅了。

林府大厅门前,周楚清正立站于屋檐下,双眼空洞无神地望着雨打石阶,整个人兀自愣愣出神,显然还在回忆着下午发生的那件事儿。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并着一个年轻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先生,眼下雨势正盛,实在不宜出行,若非是紧要之事,不如等到明日天明雨开再去可好?”

周楚清听到了声响,回过神来,缓缓转头回望,只见年轻的家仆张合正担着蓑衣斗笠,冲自己匆匆走来。

然而张合万没想到,他此刻的殷切关心却并没能获得眼前这位大管家的丝毫好感,反倒惹得对方皱起了眉头,并被呵斥道:“你这小厮不要烂言多事,只管照我的吩咐去做便是!”

张合受了训斥,当下不敢再言,可心里却暗生疑窦,毕竟眼前这位大管家往日里温润如玉,平易近人,重言怒语更是从未听他说过,怎么今日里竟会如此呵斥自己?

但疑惑归疑惑,他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先麻利儿地伺候周楚清穿戴好雨具,又打起照明灯笼,便要走下台阶去开院门。

这时,周楚清突然伸手将他拦了下来,说道:“你未带伞具,就不要出去淋雨了,把灯笼给我罢。”

张合不敢有违,只得把灯笼递了过去,口中不忘关心道:“夜间路滑,先生此去可千万要小心慢行呐。”

周楚清微微颔首算是回应,随后迈步向院门口行去,可刚走出去没两步,又猛然回转过身子,沉声说道:“夫人带少主去‘云坛寺’上香还愿,需在寺里住上个三五日,期间你不必派人去寻。此外,去把府中所有房屋的灯烛点亮,彻夜不熄;‘万书塔’上也要派人整夜巡逻,每一层楼至少安排五人值守,期间若是发现任何可疑之人,不必声张,也不可轻举妄动,只需暗中差人速到城外的‘清露寺’请惠林禅师到府便可。”顿了顿,又补充道:“出城时向城官报了我的名号,他们自会放行。”

张合大吃一惊,脚下不自觉地追上前两步,急声问道:“先生,府里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周楚清并不解答,只是沉声叮嘱道:“小心戒备,勿忘我言!”言毕,抬脚便向院门走去。

但见往日里稳重如山的大管家面色竟是如此凝重,张合断定府里必然是发生了重大变故。可眼下大管家既不明言相示,他自然也不敢急追紧问下去,当下应喏一声,转身退回厅中,下去安排了。

院门外,专管马厩的仆人早已守等多时,当见到周楚清踏出门槛后,连忙将已备好的专跑六百里加急的好马牵上前去。

周楚清冲那仆人点首示意,伸手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又把照明灯笼固定于鞍座上,随后扬鞭打马,沿着出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飞来峰山麓

灵隐寺

同泽大师自五年前辞去了灵隐寺主持一职后,便搬离了正院居所,独自寻到寺后的北峰半山上搭建起了一间简易禅房栖身,自此过起了隐居避世的日子。

他每日里只管诵经礼佛、抄写注释,于凡尘俗事已全然不理,便是日常饭食饮水,也全由寺内专职僧人每日送往,本人已是轻易不下山去。

平日里若是有人要想前往拜访,也必须先行拜帖通禀,得他本人允许后方才能见。不过一些与他私交深厚的密友则不必多行通禀之举,往往都是直奔上山与他相见。而这些人中,自然也包括周楚清在内。

周楚清自戌时末刻从林府出发,一路上打马狂奔,期间驿站换乘时也均是选择一百八十两一匹,专跑六百里加急的骏马。如此奔驰过大半夜后,终于在寅时初刻赶到了北峰山脚。

他勒马停足,抬眼望向上山去的小道,不由得长长舒了口气。上山的路他极是熟悉,但碍于此时天黑路滑,也不便驱马上山,只好翻身下了马背,又将马儿牵至道旁的一棵槐树上栓好,随后疾步往山上行去。

久受雨水冲刷的山道上泥泞湿滑,人行其上,稍不留神便有跌跤之险。不过此类意外却不可能出现在周楚清的身上,只见他使出了轻功,当下身轻如燕,脚下步履如飞,不过片刻功夫便来到了坐落于半山腰的禅房门外。

此时的禅房里尚还亮着烛光,但见烛影透窗,映出了一个正在伏案写字的身影,瞧那轮廓,赫然就是同泽大师。

周楚清见同泽大师还未休息,先是一愣,旋即大喜,一刹那间,那股缠聚于心头的焦躁情绪也莫名舒缓了许多。

他长出了口气,欲要提步上前敲门,可恰在这时,却见窗上的影子先动了。

随着“吱呀”一声响后,禅房的门从里面打开了,旋即便见同泽大师那矮胖的身躯从屋里跨步走了出来。

这老和尚生得一副慈眉善目,加之其下一个胖身躯,倒确有几分佛像,若非是下颌留了一绺长及胸口的花白胡须,就真是像极了庙里的“弥勒佛”。

等老和尚定睛看清了立于门外之人是周楚清后,面上微露诧异之色,转瞬又化作了和蔼笑意,当下快步迎上前去,笑问道:“原来是楚清啊,可你怎会深夜来此呢?”

周楚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也不作答,跨前一步,纳头便拜。

他此举甚是突兀,饶是同泽大师定力匪浅,也不由得吃了一惊,急忙抢身上前去将他扶起,问道:“楚清何故如此?可莫要折煞了老衲啊!”

周楚清道:“府上遭遇了危难之事,求大师发慈悲心,救一救我家夫人和少主!”

同泽大师惊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宗汜的妻儿怎么了?”

周楚清脸颊上的肌肉忽然抽搐了起来,似是又回忆起了什么,片刻后才咬牙狠声道:“我家夫人和少主在今日傍晚时分,被一个倭寇从府里劫走了!”

同泽大师吃惊更甚,失声问道:“倭寇?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倭寇,竟能有如此大的能耐?难道宗汜不在府里吗?”

是时,江浙一带的百姓苦受倭寇荼毒久矣,然近年来朝廷庸腐,边防废弛,加之海盗王直、徐海等人与海上倭寇内外勾结、沆瀣一气,使得倭患之害愈演愈烈,俨有侵入内地之势,此也属实情;但若要说敢有,亦或是说能有倭寇浪人从当今武林第一人,且又是“江浙抗倭同盟”掌舵人的林宗汜家中将人掳走,这等消息实难让人相信。

可紧接着就听周楚清恨恨说道:“那贼倭寇就是趁了家主离府赴京述职的空子!哼!若是家主尚在府中,又岂会让那贼人得逞!”

他说到此处,神色忽然黯淡了下去,又摇了摇头,叹道:“唉,也不知这倭寇是何来路,竟能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汉话,一身功夫更是鬼魅莫测。我与他仅过手三招,便被他制住了穴道动掸不得,夫人和少主也就此被他给劫了去。”

同泽大师神情一滞,再一次被震惊到了。周楚清的一身武功修为别人或许不知深浅,但他同泽大师却是深知根底的。

周楚清虽为林府管家,但一身功夫却绝不会落出当今武林前二十之外,便是当世绝顶高手中,也未必有谁能自信在三招之内便将他制住。

同泽大师想到此处,遂又问道:“那倭寇的武功竟有如此卓绝?”

周楚清略一思索,缓缓道:“只怕与家主相比也不遑多让…”

他话到此处,目光骤然一凝,又斩钉截铁说道:“但他绝对不会是家主的对手!”

同泽大师惊嘘一叹,要知道林宗汜的一身武功修为,放眼当今天下实难有出其右者,而那倭寇竟能得到周楚清如此评价,实力可见一斑。

但他惊叹之余,又不禁寻思道:“这倭寇如此行径,却不知怀的是个什么目的?此事只怕还另有玄机吧?”

正当两人说话之时,本已停歇许久的细雨复又袭来,雨势也从最初的淅淅沥沥逐渐变得似箭如芒,俨有渐猛之势。

借着屋中透出的温黄烛光,同泽大师抬眼看了看天空落下的雨滴,然后招呼周楚清道:“咱们先进屋里避雨,至于其中经过,待会儿再与老衲细细详说罢。”

周楚清点头称是,跟着同泽大师走进了禅房。

这是一间极为简朴的禅房。进门正中是一张四方桌,桌上居中摆有文房四宝,笔墨纸砚,旁侧放有一把茶壶,两个杯子;桌子两侧各有一把长背靠椅,靠里的桌脚旁正燃着一个小火炉,其上置有一把褐铜水壶正煮着茶;再往里去,在北角处搁有一张单床,其上置一个打过补丁的破旧蒲团。除此之外,再无别物。

周楚清脱了斗笠和蓑衣搁到门后,又走到桌旁拉张椅子坐了下去。

同泽大师提过茶壶,斟茶一杯递到周楚清的手里,说道:“来,先喝口热茶驱了寒气。”

周楚清连夜兼程赶路,此时口中也着实燥渴,当下也不客气,伸手接过杯子一口饮尽,随后又连饮过四杯,方解口中的燥渴。

同泽大师放下茶壶,落坐椅上,续问道:“你将此事的详细经过与老衲说上一说。”

周楚清点了点头,说道:“今日傍晚恰巧雨停,夫人见天色放晴,心情大好,于是就抱着少主到花园里闲步游玩,彼时我也陪在旁侧说话。

“可等我们走进东园时,却突然见到正有一人背面我们坐在了‘雨花亭’里。见到此人,我和夫人都是一惊,东园系属府中内园,外人轻易不得进

南山渡

作者:日暮途遠类型:武侠状态:连载中

《南山渡》由网络作家日暮途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黛儿,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明嘉靖年间 宁波 林府 夜 今年的梅雨甚是绵长,时进八月也未见消退迹象。 而随着雨水落得久了,人的情绪就不免会变得烦闷起来,就像

小说详情